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 設為首頁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青青視頻免費觀看免費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青青視頻免費觀看免費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 >> 浮士德  >>  目錄 >> 前山上面

前山上面

作者:歌德  分類: 歌德 | 歐美 | 浮士德 | 歌德 | 浮士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

浮士德 前山上面

小說資源

書房號

按照:

鼓聲和軍樂從下方傳來。

皇帝的帳幕架立起來。

皇帝,大將,衛士們。

〔大將〕

預定計劃仍然顯得周密,

選擇這片山谷十分適宜,

我們密集全軍退到這里;

我堅信我們可以確保勝利。

〔皇帝〕

成敗利鈍,還言之過早;

可是我討厭后退,這等于是一半脫逃。

〔大將〕

陛下,瞧這兒我軍的右翼!

兵法上希望有這樣的地勢:

山陵并不險峻,卻難以進逼;

這對我軍有利而對敵軍危險,

我軍半掩蔽在起伏的平原,

敵人騎兵不敢貿然進犯。

〔皇帝〕

我對這只好稱贊;

這兒要考驗人的手腕和肝膽。

〔大將〕

你看中央草地上展開一片平原,

密集的隊形在那兒戰斗方酣。

劍光戟影劃破長空,

在陽光下閃爍,穿透晨霧重重。

強大方陣赫赫如狂瀾起伏!

千萬健兒立大功不惜拋擲頭顱。

從這兒你可以看出群眾的威力,

我相信他們必然會瓦解敵師。

〔皇帝〕

這樣的壯觀在我還是初次,

我們的軍隊夠得上以一敵二。

〔大將〕

關于左翼,我無軍情可以上奏,

驍勇的戰士扼守著險固的山頭;

現在懸崖上閃耀著劍戟戈矛,

保護著那條羊腸小徑的重要關口。

我預料在這兒將有一場血戰,

出其不意,定殺得敵人片甲不還。

〔皇帝〕

從那邊來的是一些虛偽的親戚,

平常和我攀親道故,稱兄論弟,

而越來越加放肆無忌,

居然要奪取玉笏的大權,御座的威儀,

以致朋黨內訌,攏亂全國,

而今又聯合起來向我進逼!

群眾還在猶豫,莫知所從,

他們隨著大流,不管南北西東。

〔大將〕

我派遣一個可靠的兵士去偵察戰況,

他急忙地跑下巖去,但愿他如愿以償!

第一偵察員

我們僥幸獲得成功;

我們的本領機智而勇敢,

忽來忽往,東奔西竄,

然而收獲并不可觀。

許多人和忠誠的部隊相同,

盡管發誓向陛下效忠,

可是實際上不肯行動,

卻借口說:民眾危險,引起內訌。

〔皇帝〕

利己的說教使人只顧自家,

感恩圖報,義務榮譽,都成了空話。

你們要知道,機關切莫算盡,

鄰家失火也會殃及自身。

〔大將〕

第二偵察員來了,可是他下來得很慢,

這個疲乏的人兒渾身都在發顫。

第二偵察員

初看令人歡喜,

暴徒們紛亂如蟻;

忽然間異軍突起,

出現了一位新的皇帝。

按照原定路線,

列隊穿過平原;

偽旗在空中招展,

跟隨的人馴良得和羊兒一般!

〔皇帝〕

一個偽君對我反而有利:

現在我才覺得朕是皇帝。

作為戰士我才穿上戎衣,

披堅執銳是為了更高目的。

平常每次宴會雖然堂皇富麗,

應有盡有,唯獨缺乏危機。

你們曾建議角力游戲,

我的心臟跳躍,隨著競技而呼吸;

要是你們不曾諫止我進行戰爭,

我的光輝英雄事業早享盛名。

曾記得上次在火海中反映,

烈火熊熊可怕地向我逼進,

我感到自主的念頭已在腹中生根;

那雖然只是幻影,但是偉大絕倫。

我模糊地夢想過勝利和榮名;

亡羊補牢,挽回等閑虛擲了的光陰。

傳令官被派去向對方皇帝挑戰。

浮士德身穿鎧甲,戴半閉的頭盔。

三壯士的武裝和衣服如上。

我們現在到來,希望不受責罵;

即使沒有困難,小心總是不差。

你知道山民們正在深思,

他們精通自然界和巖層的文字。

至于那些早已離開平地的精靈,

比平常更加依戀巖石。

他們慘淡經營,通過迷宮般的峽谷,

在芬芳四溢的貴重氣體中沉淀金屬;

不斷加以分類,試驗和化合,

唯一的動機是發現新奇事物。

他們運用靈巧的手指,憑借精神的力量,

創造出種種透明的形狀;

然后他們在結晶體及永恒的沉默里,

看出人世間發生的事跡。

〔皇帝〕

我曾聽過這些話,相信你所說不虛;

不過請明說吧,賢士,對這兒有啥意義?

沙兵納人,諾基亞的巫師,

是你的忠實可靠的仆人。

他曾遭到無比慘重的厄運:

火把已經點燃,火舌不斷上伸;

四周堆集的干柴交錯縱橫,

其中混合著硫磺和瀝青;

非人,非神,也非鬼所能救援——

多感皇恩浩蕩,炸開了燒紅的鎖鏈!

地方是在羅馬,他對你受恩深重,

經常關懷著陛下的行蹤。

從那時起,他完全忘了自己,

只為你仰視星辰而俯察地理。

他委派我們的任務非常緊急,

為陛下效力,山岳的力量巨大無比;

大自然發揮無限的威力,

只有冥頑的教士才嗤為魔術游戲。

〔皇帝〕

快樂的日子,歡迎嘉賓蒞臨,

他們欣然而來,也欣然盡興;

每人都使我歡喜,但看熙熙攘攘,

高朋滿座,濟濟一堂。

可是我們更竭誠歡迎義士仁人,

他毅然賁臨,扶危濟困,

正值這風雨如晦之辰,

命運的天平搖擺不定。

局勢真是一發千鈞,

暫把**的手離開出鞘的霜刃!

關鍵時刻須要把敵我分清:

千萬人中有的向我作戰,有的為我效命。

大丈夫全靠自身!誰羨慕皇冠和寶座,

就得施展出特殊的本領!

那是反對我們的魑魅魍魎,

蜂涌蟻集,稱帝稱王,

自封兵馬都總管,世襲大封疆,

我要用自己的拳頭將他們埋葬!

你縱然完成了偉大的功勞,

也不好輕易用元首去作擔保。

軍盔上不是裝飾著頂冠和羽毛?

那是保護元首,鼓舞我們壯志沖霄。

沒有元首,股肱豈不失去主宰?

元首迷糊,全體也就委頓下來;

元首受苦,五官百骸立遭傷損,

元首康復,它們的機能就獲得新生。

手臂懂得迅速地應用自衛權利,

舉起盾牌而保護頭顱;

寶劍立即貫徹殺敵的義務,

奮力避開來勢而不斷進取;

強健的腿腳也有幸參戰,

使勁把垂死敵人的脖子踩翻。

〔皇帝〕

憤怒要我這樣處治敵人,

把他傲慢的頭顱用作踏凳!

〔傳令官們〕回來

我們去到敵人陣營,

引不起敬意和重視;

他們把詞嚴義正的通知,

當作廢話而嗤之以鼻:

“你們的陛下已無蹤無影,

只成了峽谷中一片回聲;

要是我們對他回憶,

就如童話所說:——從前有過一次。”

精銳將士都出自心愿,

堅定而忠實地站在陛下一邊。

敵人迫近,我們熱烈待戰;

請下令攻擊吧!時機如箭在弦。

〔皇帝〕

我在這兒放棄指揮。

向大將

侯爵,由你來負責安危!

〔大將〕

那么,好吧,我軍右翼列隊前進!

目前敵軍左翼正向上攀登。

莫等他們最后站穩腳跟,

就發揮少壯的忠勇,叫他們一蹶不振。

請讓這位驍勇善戰的好漢,

立即參加你的隊伍作戰,

他和戰士們一起舍死忘生,

斬將搴旗,施展出常勝本領!

他指右邊的人

〔好斗者〕出來

什么人敢和我正面交戰,

我一定打得他滿臉稀爛;

誰背朝著我,我把脊梁給他打斷,

叫他的頸子、腦袋和發辮倒掛在背上現眼。

于是你的兵對兵,將對將,

刀光劍影,殺成一片。

我振臂一呼,敵人聞聲辟易,

一個個淹死在自己的血泊里。

〔退場〕

〔大將〕

我們的中央部隊也逐漸跟上,

要用全力機智地應付對方,

稍微偏右!那兒激戰已達**,

我軍的作戰計劃受到動搖。

指點正中的一人

也請讓這位壯士服從你的命令!

他矯健伶俐,可以帶動一切前進。

〔快捷者〕出來

皇軍的英雄氣慨激昂,

還須配合繳獲財物的渴望,

偽帝的帳幕堂皇富麗,

早已成了眾矢之的!

他不能長在座位上夜郎自大;

我要響導大軍,直搗巢穴。

〔女扒手〕隨軍女販,偎傍著他

我和他雖未正式結婚,

他始終是我心愛的情人。

現在對我們來說,正是收獲季節!

**抓東西特別猛烈,

要搶劫就毫無顧忌;

爭先勝利!可以包攬一切。

二人退場

〔大將〕

戰事進展果然如我預期,

敵軍右翼猛烈攻我左翼。

人人奮戰,抵抗**的沖鋒,

誓保山路關口,不落敵人手中。

〔德士浮〕指點左立者

閣下,那就請你注意這位壯士:

不用擔心,強者更加強你的勁旅。

〔堅持者〕出來

關于左翼,你不用掛慮!

我在的地方,東西確保無虞;

老年人顯示出最能堅持:

連雷火也劈不開我手里的東西。

〔退場〕

從上面下來

現在請向后看看背景:

從犬牙交錯的巖石當中,

涌出來全付武裝士兵,

使用頭盔、甲胄和劍盾,

堵塞著那條羊腸小徑,

在我們背后筑起一道堅城,

一聲令下,便去沖鋒陷陣1

輕聲對知情的人說

你們用不著追問他們的來源!

我自然絲毫也不耽誤時間,

把四周的武庫收羅殆遍;

他們或步或騎出現在那里,

儼然還是大地的主子;

其實他們是過去的騎士、國王、皇帝,

現在不過是空心的蝸殼而已;

趁機也混進來不少牛鬼蛇神,

中世紀的情景居然栩栩如生。

不管中間有什么鬼怪精靈,

這一回都可以發揮效應。

聽吧,他們在大聲地磨拳擦掌,

鐵片兒互碰得叮叮當當!

旗桿上的破旗兒也在招展,

隨著新鮮的氣流而上下飛翻。

要注意,這批古代人已準備妥當,

情愿在新的戰斗中大殺一場。

驚人的喇叭聲來自上

方,敵軍中出現動搖。

天際已經陰沉,

只見到處紅光閃閃,

吉兇莫測,時明時暗;

槍劍都已將人血醮滿,

巖石、森林和大氣,

盡攪得地覆天翻。

右翼在奮勇抗戰;

我看見好斗的漢斯像巨人一般

巋然屹立在隊伍中間,

急忙將全身本領施展。

〔皇帝〕

我先看見只手高舉,

現在狂揮的已有六雙,

這不像是自然現象。

難道你沒有聽說過海市蜃樓,

它在西西里的海濱上空飄浮?

在那兒陽光下云水蕩漾,

明朗朗地凌空直上,

有實物在特殊的蒸汽中返光,

呈現出稀奇古怪的形狀:

城郭乍往乍來,

庭園或升或降,

破長空展開層出不窮的圖像。

〔皇帝〕

這可是多么可疑的情形!

長矛的尖頭耀眼難睜,

我軍的戈戟燦爛如銀,

卻有無數火星閃灼不定。

簡直使我感到鬼氣森森。

啊,陛下,請你原諒,

這是自然界消失了的精靈的跡象,

是狄渥斯庫倫雙星的回光,

船夫們都祈禱他們護航;

他們在這兒聚集最后的力量。

〔皇帝〕

那你就說:我們應該感謝何人?

他使自然界照顧我們,

搜羅來絕無僅有的精靈。

除了那位大師而外還有何人?

他一心關懷著你的命運。

由于你的敵人以強兵壓境,

使他激昂慷慨、義憤填膺。

他救你是為了報德感恩,

不惜因此而犧牲自己的性命。

〔皇帝〕

從前群眾歡迎我四處巡行,

我也頗想試試自己的權柄,

未多考慮,便斷然決定,

拯救那位老者免遭火焚。

因而使得教士們大為掃興,

這一來自然得不到他們的歡心。

難道說,當時這種痛快行徑,

經過了許多年還要我受到報應?

慷慨救人的善行收獲必豐;

請你把目光轉向上空!

我相信,上帝將顯示征兆,

注意吧,時機立即來到!

〔皇帝〕

一只蒼鷹翱翔在天空,

格萊弗**地在后跟蹤。

當心,有利形勢已見分曉!

格萊弗是荒誕的妖鳥;

怎么敢不自量力,

居然和雄鷹一較高低?

〔皇帝〕

現在它們繞著大圈盤旋,

越飛越近——一剎那間,

兩鳥互撞,肉搏決戰,

胸口和頸上的羽毛紛紛撕爛。

看吧,那可憐的格萊弗,

已經筋斷骨折,羽毛脫落,鱗傷遍體,

拖著一條獅子尾巴,

竄向山頂的樹林中間消失。

〔皇帝〕

事情果然不出所料!

我實在驚訝不小。

向右邊

一再奮勇進擊,

敵人被迫退避,

一陣亂砍亂殺,

齊向右邊蟻集,

他們陷入混戰,

擾亂了自己主力的左翼。

我軍堅強的前鋒,

閃電般向右轉移,

立即向敵人的弱處進逼——

現在兩軍舍死忘生,

激戰越來越酣,

勢如倒海翻江的狂瀾;

沒有比這更為壯觀,

我們已經贏得這場決戰!

〔皇帝〕指左邊向浮士德說:

快看!那邊似乎很有問題:

我軍的陣地十分危急。

我看不見炮彈飛起,

敵人爬上低巖,

高處已被放棄。

現在!敵人大軍云集,

一步步向我進逼,

也許已將關口奪去:

邪術的下場往往如此!

你的本事徒勞無益。

那邊飛來我的兩只烏鴉:

它們會帶來什么報告?

我擔心我們的情況有些不妙。

〔皇帝〕

這兩只討厭的鳥兒用意何在?

它們離開巖頭的熱烈戰斗,

展開黑帆朝這里飛來。

對烏鴉

快快飛近我的耳旁!

你們保護的人未受災殃;

因為你們的勸告使人遇難成祥。

對皇帝

你對于鴿子想必知悉,

它們相隔千山萬水,

也能回巢尋得雛鳥和糧食。

這方面的差異十分顯明:

鴿子是為和平傳書,

烏鴉是為戰爭帶信。

帶來一個嚴重的消息:

向那邊看!我們的壯士把守的巖邊,

情況顯得十分危急!

敵人攀上了附近的高地,

要是關口再被占據,

我們的處境就難以思議。

〔皇帝〕

說到頭我還是受騙上當!

你們把我活生生拖進羅網;

渾身被網繩纏繞,心中感到發慌。

鼓起勇氣吧!戰爭還未失敗。

最后關頭總不免有挫折和阻礙,

這需要耐心和巧計安排。

我有可靠的仆從可供驅遣,

請下命令,給我以指揮全權!

〔大將〕這時走來

你和這伙人糾纏鬼混,

整個時間都使得我憂心如焚;

幻術不能創造牢固的幸運。

要挽回戰局我已沒**量,

他們既然開始,也讓他們收場。

我現在奉還手里的權杖。

〔皇帝〕

權杖你暫且保留在手,

也許還有幸運到來的時候!

我對這個討厭的家伙感到害怕,

還有他那樣親密地對待烏鴉。

向靡非斯陀

這權杖我不能給你,

我覺得你不是適當的漢子。

你去指揮吧!設法挽救我們!

結局如何,我是聽天由命。

和大將一起退入帳幕

讓那根笨拙的棒頭保護著他!

它對我們這號人的用處不大,

這和那十字架不差上下。

現在怎么辦呢?

早已作好安排!

喏,黑色的堂兄弟們趕快行動起來,

飛往山上大湖,致意水里的精怪,

向她們借用洪水的假象莫要遲延!

這是**獨一無二的本領,

會把實體和假象兩下離分,

任何人也辨不出是假是真。

咱們的烏鴉一定

向水精們大獻了殷勤,

那邊已開始發出潺潺的水聲。

在好些干燥光禿的巖頂,

忽然有洪大的泉水飛迸;

使敵軍的勝利成了畫餅!

這敬禮實在妙不可言,

連最膽大的登山者也眼花繚亂。

一條小溪聚合眾流而奔騰直下,

穿過溪壑使水量成倍增加,

匯成一股洪流如長虹倒掛;

忽然在平坦的巖頂四下展開,

飛珠濺沫,洶涌澎湃,

分層逐段向谷底滾滾流來。

任何英勇的抗拒也是枉然,

只有聽憑怒吼的狂瀾席卷,

我自己也為赫赫聲威而震顫。

我一點兒也看不見洪水揚波;

那不過是人們肉眼的錯覺,

這種古怪的事兒我覺得有趣不過。

傻瓜們山崩似地逃竄不止,

個個都擔心被洪水淹死,

分明在陸上卻著力呼吸,

可笑他們逃跑時使用游泳**。

現在混亂的情形到處都是!

烏鴉們飛回

你們如果要考驗真實的本領,

我將在祖師面前為你們揚名;

這時快飛往爐火熊熊的鐵店,

侏儒們在那兒鍛煉方酣,

毫不疲倦地把金石打得火星四濺!

你們不妨同他們瞎聊一番,

要求一股發光、閃爍、爆炸的火焰,

聲勢要顯得赫赫炎炎!

好比遠方在掣動閃電;

好比流星墜落自九天,

每個夏天夜晚都會出現;

不過閃電掣動在雜亂的樹叢中間,

隕星熄滅在**的地面,

這種情形卻是不易看見。

你們也用不著多傷腦筋,

開始是請求,然后就是命令。

烏鴉們退場。上述情況依次實現。

敵人眼前天昏地暗,

每跨一步都如臨深淵!

遍四陬燐火點點,

光華閃灼,突然使得眼花繚亂!

這一切妙不可言;

再來點恐怖聲音就更加妥善。

從墓穴中收羅來的破爛武器,

居然在自由空氣里孔武**;

那上邊早就在嘰嘎格斗,

迷人的聲響實在奇妙無儔。

完全對頭!它們已沒法控制;

就象文明的古代那樣,

按照騎士規矩較量高低。

臂箍和腿纏應有盡有,

好象是桂爾芬與吉貝林兩黨對頭,

一來一往,彼此惡斗不休。

他們是世代相傳的宿仇,

勢不兩立,由來已久。

喊殺聲已遠近傳遍,

如同參加一切魔鬼的筵宴,

黨派的仇恨總是占先,

那怕到頭來擾得天下大亂;

驚呼狂叫,雙方連續不斷,

有時凄厲刺耳,令人毛骨悚然,

恐怖氣氛彌漫在山谷中間。

樂隊奏出戰爭的騷動雜沓聲,

最后轉入輕靈快活的軍樂。

僅為廣大文學愛好者和作者提供交流平臺,的作品《》為相關權利人自行上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浮士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0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