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 設為首頁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青青視頻免費觀看免費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青青視頻免費觀看免費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 >> 不可思議的末日  >>  目錄 >> 最終章

最終章

作者:姐姐的新娘  分類: 科幻 | 末世危機 | 姐姐的新娘 | 不可思議的末日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

不可思議的末日 最終章

戰爭。

所謂的戰爭。

這一切都與路秋沒有任何關系。

聯邦與天人之間的戰爭,只是路秋為了達成某個目的的過程。

“就這樣看著他們死真的好嗎?”

路秋并沒有離開那座軍事要塞。

洛痕被審問完后,因為軍事要塞內被蟲族大肆入侵的緣故,所以暫時的被釋放。

但身為聯邦元帥的洛痕沒有去援助聯邦一方。

“炸的挺響的。”

“嗯。”

一只星靈,一只吸血鬼站在宇宙之中,望著那一刻由人類制造出的星球要塞。

蟲族已經完全的展露出了它們應該有的鋒芒!這群只為了殺戮與戰斗而生的怪物們,根本不懂得何為憐憫。

它們吞噬掉視線之中的一切!哪怕有一些連胃都沒有……

單純只是為了破壞而破壞,這群單細胞的生命簡直是整個宇宙的公敵。

星球要塞上火光漫天,哪怕在宇宙中,也能夠清楚的看見漆黑色的要塞表面密布的炙熱火焰。

“你覺得這場戰爭誰會贏?”路秋本來想回去的,但是在潛行離開的途中遇見了洛痕。

這個戴著無框眼鏡的男人,看起來在這虛無的宇宙之中等待路秋許久了。

“不知道,人類相信他們會贏,而天人卻相信最后的勝利屬于她們,但未來終究是已經確定好的,結局只有一個。”

洛痕推了推自己的眼鏡,瞥了一眼路秋。

這種就像多年以來的老朋友一般的談話真的很奇怪。

因為洛痕記得自己身邊這個男人,他嘆息了一聲,看見路秋這外貌洛痕本應該猜到的。

“你不是擁有掌控時間的權能嗎?如果聯盟輸了,你可以回到過去改變未來啊。”路秋試探著洛痕:“這就和存檔游戲一樣,難道不是嗎?”

“未來是注定的,命運也是注定的,改變的了開始。結局卻依舊在哪里無法改變。”

洛痕淡淡的說著。

“無論你怎么嘗試。”

“那我能試試嗎?”

不知道為何,路秋說出這句自己期待依舊的話語的時候,語氣出乎意料的平淡。

“試什么?無論你怎么嘗試,未來是永遠不可能被改變的。”

“呵……”路秋輕笑了一聲:“你知道嗎?我曾經生活的地方也和這里一樣。溫暖友善,太陽每天都會按時升起照耀大地,月亮每天都會準時出現,在黑暗之中指引人們,哪里是人類的王國,人類們宣告著自己的擁有權,其實我很久很久以前也挺喜歡那個地方,但是我把它毀掉了。”

“嗯。”洛痕點頭,好像在聽著再簡單不過的敘述一樣。

“你以為我殺掉將近二十多億生靈,摧毀無數家庭。毀掉了那么在人類眼中平凡或者美好的東西僅僅只是為了一個人而已。”路秋拿出了自己胸口的吊墜仔細的揣摩著。

“在我的記憶之中,路秋你已經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了。”

洛痕用著懷念的語氣說著。

“不是第一次?我們見過嗎?”路秋歪著頭看著這陌生的男人。

“忘記…了嗎?確實,你應該忘記,曾經那些慘痛的記憶,你身上應該有個什么系統一樣的東西吧?”

洛痕一言道出了路秋最重要的秘密。

“是。”路秋覺得這沒有什么好隱瞞的。

“你覺得它是從哪里來的?外星人超科技?神靈的惡作劇?或者說兩者都是?這不可思議的存在。”

“神靈?你不就是嗎?接觸到了你們。我覺得你倒是不可能創造出這系統。”

路秋聳了聳肩。

“確實,我是時間序列的星靈,創造這個系統的人就是你,路秋。”洛痕指著路秋陷入了回憶:“創世序列第一的神靈,這些記憶太久遠了一點,如果沒記錯的話,我們應該是小學同學。”

“小學同學?”路秋在這么嚴肅的話題下聽見了這么幼稚的詞匯有些愣神。關于自己的前身,路秋覺得還是挺糾結的來著。

“星靈并非沒有自己的國家,只是那些人類沒有發覺而已,星靈不喜歡與人紛爭,隱居的地點可以稱之為神界,建立在星云之上的一座座通天塔代表了每一個世界。”洛痕仔細的回憶了一下:“有自己的國家當然有學校……”

路秋的笑聲再次響起。

“有什么好笑的。”

“沒什么。只是覺得曾經人類仰望的神明,竟然也過著這么普通的生活。”

“神靈只是強大一點的生物,他們也有做不到的事情。”

洛痕回憶起了曾經,火與淚水的日子里。

“千幻和你相處的應該還不錯吧?”

“挺好的,他是一個很優秀的存在……天人和星靈的結合嗎?”

說著。路秋將目光轉向了洛痕。

如果說宇宙之中最恐怖的兩個種族的話,無疑就是星靈與天人了,星靈擁有神靈的權能,幾乎無所不能,而天人那近乎不死的能力,以及同化一切機械產物的力量讓人畏懼。

兩個種族的結晶將會是多么恐怖的存在。

“是。”

“那孩子似乎沒有母親。”路秋回憶著這段時間在這個世界折騰這么長時間,還真沒有碰見洛千幻的母親。

“死了。”洛痕說的語氣很淡:“千幻的母親是初代天人,并非是人類創造的產物,但是卻因為我而死去。”

“然后,你和我說這些有什么意義?”

無論是戰爭,還是他人的悲哀與幸福,路秋才不關注這些事情,路秋唯獨關注的一件事情就回到過去。

“我是星靈,并非沒有感情,人死不能復生,這種事情誰都不能改變。”

洛痕回憶著。

“我曾經也和你一樣,無數次的回到曾經,她還活著的時候。試圖改變這一結局,但是每次,每一次都是相同的結果,我無法接受這一結果。就和你一樣,但是無論怎么嘗試,無論做多少事情,無論回到多么久遠的曾經。”

“最終的結局,依舊不會改變…是嗎?”

所以路秋才討厭命運這東西啊……

非常的討厭。

但路秋不相信。

“千幻和希羽是她留給我的全部,既然過去無法改變,我就只能守護未來,我現在在做,也正在嘗試,離開人類才是千幻最正確的選擇。他的未來很光明。”

“好了,說教到此結束,我只問你一件事!”路秋緊握著吊墜:“讓我回到我記憶之中的那一天!火焰將她從我身邊奪走的那一天!”

“你真的要這么做嗎?”洛痕手上浮現出了奇怪的力量:“很痛苦的,你想要拯救的人也許不會死于炙炎,但在你救下她后。可能會以各種方式被殺死,你能夠忍受嗎?摯愛之人無數次死在你面前的模樣。”

“命運嗎…那么就讓我挑戰看看啊!所謂的命運!”

“……”洛痕嘆息了一聲:“仔細回想著你要回去的時間,但是我希望你不會崩潰。”

在淡淡的光輝之下,路秋的身影消失在了宇宙之中,從來都沒有存在過一般。

“哥哥,歡迎回家……”

恍惚之中,路秋似乎聽見了自己期望已久的聲音。

過去。曾經,未來究竟有什么聯系。

奈夜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

奈夜只清楚,路秋他在追求著過去,在路秋幻想之中美好的過去……

從而,路秋他也從來不會正視現在。而未來,路秋也不曾擁有過。

奈夜就這么默默的守在這個偏執狂身邊。

天人的訪問團已經離開,洛千幻和她的妹妹作為特使一起去了天人的陣地,希望找到能夠釋放她妹妹的方法。

現在整個奈夜號就只有奈夜一個人,她捧著杯紅茶。感受著上面的余溫漸漸的等待著路秋的回來。

但……

路秋!

杯子落在了地上,奈夜驚恐的抬起了頭。

消失…了?奈夜站起身來有些不敢相信。

大概是曾經被路秋轉換為眷屬的原因,路秋的存在,無論在哪里奈夜都可以隱隱約約的感覺的到。

但是這一次沒有!

路秋的氣息,消失在了這宇宙之中。

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一點痕跡都沒有。

怎么回事?奈夜號開始律動了起來,動能被開啟到了最大化。

不安在奈夜的心中擴散!

這種仿佛一開始就沒有存在過的感覺,比死亡還有讓奈夜不安。

到底發生了什么!

身為天人的奈夜,不再隱藏自己的身份,向著聯邦的腹地那座軍事要塞,以躍遷消失在了宇宙之中。

星球要塞受損,聯邦無論如何都不會沉默。

在星門節點之中,鋼鐵的潮流席卷了整個宇宙,上百艘全副武裝的戰列母艦向著這艘要塞前進。

這是真正的一場大戰役,蟲族的入侵徹底的惹怒了聯邦。

但是,他們似乎發現了一只落單的天人艦艇。

路秋…奈夜沒有理會那些炮口對準自己的母艦,也完全沒有孤身深入敵營的自覺,開始在這片宇宙的區域尋找起路秋的身影。

毀滅性的炮火降臨在了奈夜號的裝甲之上。

天人就算再怎么強大,面對百倍于自己的兵力終究無法支撐,奈夜號的表面出現了破損的痕跡,艦內唯一的一人,奈夜身上也出現了猩紅色的鮮血。

這并非是天人當做炮灰的艦艇,而是天人本身的化身,一般天人們都會將自己的本體儲存在天人領土的深處,而不會親自出征。

但現在奈夜除了這艘母艦,就一無所有。

對艦炮轟擊在仿佛在狂怒的波濤之中漂泊的帆舟之上!

不要!妨礙我!

本體受到了傷害,奈夜當然也會受到影響,一咬牙,她對準了聯邦的艦隊傾瀉出了自己的炮火。

但擊沉了幾艘序列艦后換取的卻是聯邦更加激烈的反攻。

“哈……”奈夜跪倒在了地上,炮火毀滅掉艦艇的部分反饋到了奈夜的身上,讓她意志模糊,可奈夜依舊沒有選擇逃離。

太狡猾了不是嗎?這…真的是太狡猾了,丟下自己的所有物就這么離開。每一次都是這樣。

到底…跑到哪里去了!路秋!

為什么…會這樣?

路秋瞪大了自己的瞳孔,手上沾染著鮮血…

這是自己妹妹的鮮血。

我明明…我明明救下了姬兒才對!

把她從那十字架之上救下!把那些叫囂著的人類全部殺盡!

但是沒有用,在牽著她的手離開的時候,一顆連來自哪里都不知道的子彈。貫穿了自己妹妹的胸膛。

還是鍍銀的!

路秋的意識再次回歸了這片宇宙,面對的卻是洛痕波瀾不驚的瞳孔,以及他背后炮火轟鳴的聲音。

用戰爭來形容洛痕背后的景象都有些不準確,只是單方面的虐殺而已。

路秋認得那一艘戰艦,奈夜號……只是現在正覆滅在炮火之中。

“怎么樣?還要繼續嘗試嗎?看起來有個在意你的天人,不要命的跑到聯邦的軍隊之中了。”

洛痕的表情無喜無悲,推了推眼鏡望著路秋。

“我不相信!”路秋咬著牙,自己妹妹再次死亡的景色,讓路秋置身于了怒火之中:“姬兒她一定能活下來!”

“……”洛痕嘆息了一聲,再一次的將路秋送到了過去。然后再用可悲的眼神看著那艘岌岌可危的戰艦。

既然殺掉整個圣城的人都不夠!

那么就殺掉整個意和國!

鮮血沾染著路秋,死河完全的釋放,在自己的妹妹送上刑場的剎那,路秋完全的釋放了自己的殺意。

可是……

“為什么……”路秋抱著懷中已經變得冰冷的尸體,她就像睡過去一樣安詳:“為什么!!”

“命運無法改變。死者終究會安息。”洛痕的聲音在路秋耳邊響起。

“不!更多,人類的全部!再讓我試一次!”

路秋的瞳孔猩紅的可怕。

對于過去的執著,路秋比洛痕想象之中的可怕,但是……

“嗚…”

悲鳴聲,讓路秋在殺戮之中醒悟了過來,路秋望著洛痕身后的宇宙。

這是奈夜的悲鳴,奈夜號已經完全不復當初的模樣。炮火摧毀掉了一切,殘損的碎片在空中飄蕩。

“你還要去嗎?”洛痕的無框眼鏡之中映襯出了路秋沾滿了鮮血的臉頰:“你追求的過去,會毀了你的未來!”

“未來?我的未來只有姬兒一個人!只有她一個人!我從來沒有未來!在姬兒死了之后!”

路秋咆哮著,但目光卻不敢看向那殘酷的戰場。

“那么就繼續去追尋你的過去。”

洛痕用著可悲的眼神看著路秋。

身體被肢解的感覺是什么樣?

奈夜今天總算體會到了。

身為戰艦的本體被無情的炮火一點點轟殺成渣的感覺。

如果這樣下去真的會死,奈夜感覺著自己的身體用遍體鱗傷都難以形容!

但是感覺的到,這片區域隱隱約約有著路秋的氣息。奈夜低聲的呼喊著這個名字,卻沒有回答。

“怎么樣?這么多次看著摯愛之人死去的模樣,感覺如何?”洛痕盯著路秋。

那雙猩紅色的瞳孔已經沒有了任何神采,死寂的宛若死人一樣。

“再…來一次……”路秋呢喃著沒有了任何生氣。

“徒勞的掙扎。”光輝再次籠罩了路秋。

本來內心始終默念著一個人的名字,但是……

“路…秋……”來自遠方宛如祈求般的呼喊讓路秋陡然抬起了頭!

光輝散去。

出現在路秋面前的景色。卻不是那被火焰炙烤的十字架……

而是…一位少女的身影。

漆黑色的長發直達腰間,淡紫色的瞳孔帶著不滿的神色。

這里是…路秋發現自己正坐在床上。

“喂!怎么不說話?”少女如此的說著。

這是…路秋第一次遇見奈夜的時候,她對著自己充滿了敵意。

“我……”路秋剛想開口,但是景色卻再次改變。

“我需要一柄更鋒利的劍。”

失去了家庭,失去了親人,被仇恨所籠罩的少女,對著惡魔提出了這個要求。惡魔回應了她,血之契約締結在了一起,她成為了惡魔的道具。

靠著惡魔的力量,少女成為了萬人敬仰的第一皇女。堅強宛如鋼鐵般的靈魂!

但少女終究有脆弱的一面……哪星星墜落的夜晚……

路秋清楚的記得,堅強的第一皇女躲在自己懷里痛哭的模樣。

喜歡是什么感覺?路秋第一次詢問出了這么一個絕不會問出的問題。

在一切落幕,她的生命在惡魔的安排下即將走到盡頭的時候。

“取走…我的一切…好嗎?”

路秋記得,深深的記得那天晚上,少女美麗的讓自己窒息的模樣,路秋記得,永遠不會忘記!

哪怕她化身為怪物,路秋依舊清楚的記得。

你的每一滴血,每一寸肌膚,每一絲靈魂都是我的!

路秋呢喃著。不停的呢喃著這句話。

真是愚蠢啊!

路秋從來沒有流過眼淚。

而在自己妹妹死去的那一天,路秋清清楚楚的感覺到了,流淚的疼痛原本流血要痛苦百倍。

這種失去的感覺,路秋不想再次體會到了!

過去?我的過去到底換來了什么?

現在,路秋要追尋屬于自己的未來!

奈夜。

路秋低聲的說著。

陡然睜開了自己的雙眼。戰場再次出現在了路秋的眼中。

上百艘聯邦艦艇包圍住了那一艘渺小的戰艦。

“該死!”鮮血環繞在路秋的身上,沒有理會洛痕差異的眼神,路秋猛然向著漂浮于宇宙之中的身影沖去!

死河之中的亡靈被釋放,在這宇宙之中炙熱的色彩幾乎變為了一顆星球。

亡靈哀嚎著,以之軀與那些鋼鐵巨獸碰撞在了一起。

而路秋緊緊的抱住了在宇宙之中漸漸變得冰冷的身軀。

“奈夜!不要…喂!醒醒啊!”

心臟的跳動,似乎……

“路…秋?”

“系統!修復,修復她的身體。現在立刻!”

路秋緊抱著奈夜的身體,感受著已經沒有跳動的心臟。

“因為對象是高等生命,所以需要……”

“不管多少絕望值也無所謂!全部用完也沒關系!讓她活下去!拜托了!”路秋祈求著:“她是我現在所擁有的全部!”

“如你所愿。”

光輝,籠罩了兩人,在這宇宙之中,僅存的光芒。

“奈夜。沒事了嗎?”路秋突然感覺奈夜的手動了起來。

奈夜睜開了眼睛,眼角帶著些許淚水看著路秋,還沒有等路秋說下一句話,雙唇就與路秋交錯在了一起。

好高興…奈夜緊閉著自己的眼睛。

享受這一刻吧。

在一艘艘戰艦爆炸的宇宙之中,沒有人能夠將兩人分開。

…一年之后

在天人的母星之上。

“真的是今天嗎?”

“嗯。”

阿爾薩絲和尤利興奮的討論著一些奇怪的事情。

看尤利的表情。以及阿爾薩絲耳朵歡快抖動的模樣,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

“嗯,召喚師進去已經這么長時間沒有出來了。”遠古巫靈.澤拉斯也漂浮在一旁,望著一座金屬房間的大門。

“應…應該不會有什么事嗎?”

而后面跟了一群少女,當然全部都是天人。

“無法確定。”亞歷克斯依舊如此,默默的搖了搖頭。

“啊…這消息來的太突然了,不過我還是急急忙忙的從前線趕回來了。”

現在的洛千幻身穿一身漆黑軍裝,神靈獵人的標志別在左手臂之上,看起來已經成為了一位合格的團長。

“到…到底是什么事啊?”身為天人的現任主母,洛婭有些小聲的問著一旁的阿爾薩絲。

大概都是銀毛的緣故,她倆的關系看起來很不錯的模樣。

“……”阿爾薩絲的尾巴搖了搖后,悄悄的在洛婭耳邊說道:“小寶寶。”

“誒?啥?!”洛婭愣了會后,大門被打開了。

“一切順利的樣子哦,啊,哥哥你回啦。”

希羽的聲音在這星球之上響起,她終究還是沒有擺脫永恒之座的束縛,但卻將天人的母性轉化為了自己的本體。

門剛剛被打開,一群人就鬼鬼祟祟的探頭看著房間之中的景色。

一張布置在簡單不過的房間。

路秋一年之中根本沒有什么改變,他坐在床邊,看著臉上有些蒼白之色的奈夜。

而在兩人之間,一個新生的生命誕生于這個世界上。

“打算給她取什么名字?”奈夜問著路秋。

“路姬吧。”路秋輕撫著這新生命的額頭,當父親的感覺真的有些奇怪。

“有什么寓意嗎?”奈夜的手始終與路秋緊握著。

“讓我不要忘記過去,守護未來。”

路秋看了一眼門口站著的眾人。

“屬于大家的未來。”

“喂!千幻你當我女兒的教父怎么樣?”by路秋。

“教父?路秋,我最近可忙著打仗啊,前線吃緊,沒時間幫你看孩子”by千幻

“神靈獵人軍團不是走到哪里滅到哪里嗎!?前線還吃緊?”by路秋

“說起來你這個身為神靈獵人的no.0一次戰爭都沒有參加,我作為軍團長還有些不爽啊。”by千幻。

“神靈獵人軍團都有兩百多位獵人了,你還找我作甚!”by路秋。

“啥!你一個人的戰力頂我們全團好嗎?”by千幻。

“啊…我要和奈夜去度蜜月了,先走一步。”by路秋。

“喂喂喂!這都第三次了!你們到底要度幾次蜜月啊!”by千幻。

“永遠都不夠!”by路秋。

于是末日就在這么沒羞沒躁的結局之下完本了,從此路秋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好吧…其實這么倉促的完本才不是因為作者君看這本書的成績實在是沒有辦法拯救,訂閱掉的厲害呢!!人家才沒有超級想寫新坑才完本的呢!哼

好吧,其實新坑馬上就會發,預計在明后天與大家見面,依舊是不可思議系列。

首先說一下吧,下本書的時間線在末日之前,所以請大家不要過多的猜測了。

以后也請多多關照哦,以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不可思議的末日目錄  |  末頁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460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