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 設為首頁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青青視頻免費觀看免費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青青視頻免費觀看免費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 >> 斗戰狂潮  >>  目錄 >> 第三百零二章 血河圖

第三百零二章 血河圖

作者:骷髏精靈  分類: 仙俠 | 修真文明 | 骷髏精靈 | 斗戰狂潮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

斗戰狂潮 第三百零二章 血河圖

信仰之力這玩意,信眾越強,力量就越大,鏡面世界的叛軍人數雖然不多,但卻全都是精英啊,動輒實丹起步,金丹大能都有近十位,匯聚在一起這是何其強大的力量?完全能相當于一個六級文明數以億萬計的信眾加在一起的力量了。而汲取之道,更是整個地界最高端的能力,沒有之一。

可是,虛丹,區區虛丹怎么可能擁有規則領域世界!那一聲聲佛號可不是場邊那些觀眾感受中荒誕般的可笑,而是將夜魂在一瞬間就拉扯進了他的規則領域中,在那里,他就是神!

“他不是虛丹。”里昂官的聲音十分平靜,似乎這世上從來就沒有任何事可以讓這位機械族的智者先驅感覺到意外。

“是消散的佛道文明……”天貝督主終于也看出來了,有些動容,她是知道地球很特殊,可也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當初建立神域后消失的二十八個九級文明之一,竟然還有遺脈存世,他修的不是丹道,那是……舍利子?”

神域地界現如今所有文明,修行的都是同一種體系,虛丹實丹金丹,所謂的丹道,內外兼修、強化自身。但事實上,早在神域建立之初,修行之道是遠遠不僅只有內丹一種大道的。

那是一個百家爭鳴的時代,佛家、冥族、魔族、仙道等等太多太多,有很多文明修行的壓根就不是丹法。

比如佛家,他們并不看重肉身皮囊,甚至視皮囊肉身如無物,只專修精神靈魂,尋求精神層面的超脫,因此他們并不結丹,而是用神念凝聚舍利子,專注于神識靈魂的修行和培養。因此他們的舍利子并沒有實質的存在,給人的氣息就是虛無縹緲的,不知道的人往往將他們誤以為是丹道中的虛丹境,但實際上卻是完全不同的東西。

而也正因為修行靈魂,佛家的人都極具智慧,參悟規則大道的速度比任何文明都更快,也極其擅長領域規則的戰斗方式。可別小看這所謂的規則領域,以為有很多限制,實際上哪怕是在當初百家爭鳴的時代,佛家只靠這一種手段,也是照樣數一數二的強勢,實力和勢力都足以在星盟當初三十幾個九級文明中排進前三,現在的天界四族都是當初佛家屁股后面的跟班而已。

只可惜,這一文明在創建神域天地兩界時付出太多,犧牲也太多,最后碩果僅存的幾位無上存在,也和其他那些強大文明的幸存者一樣,最終邁向不可知的天河終端尋求他們所追尋的東西,而后消失無蹤,這一脈的修行方式也因此早就已經斷絕了不知多少個紀元,可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里重現,而且還是出現在一個剛剛踏足星盟的地球人身上,這地球真是越來越神秘了。

眾多大佬級存在們都有種恍然之感,也是心中感慨,原以為只是看一場普通的文明戰,可沒想到竟然接連牽連出這么多東西。三系親和的超級八級文明潛力,現在更出了個佛家的佛陀,地球到底還有多少不為人知的東西?這個墨問是佛家,那個叫墨星辰的、說他妹妹的女子也有著和他相近的氣質,難道也是?她展現出來的虛丹境,難道也是一個如同這墨問般的存在?那簡直就是……

“他的舍利子到什么境界了?”

“不知……佛家傳世的記載太少了,都只是古籍中的寥寥數語,提到過舍利子,卻不知具體表現。不過這墨問能如此輕易幾秒內就降服夜魂,想來他至少也是相對金丹的層次吧。”

“相對于金丹,按照古籍佛家的說法,那應該已是羅漢境了。”

“地球竟然出了個佛家羅漢……”

“血影老兒,看到沒有,他還有個妹妹,也等著和你們血魔族交手!哈哈,哈哈哈哈!”泰坦族長都快笑翻了,血魔族的不幸簡直就是他最大的快樂:“我真是同情你!你們血魔族,這是要亡啊!”

若說之前泰坦族長說這話,其他大佬們或許還覺得只是開個玩笑,畢竟即便是支持地球的天貝督主,也從沒有相信地球真能在文明戰中戰而勝之。可現在,卻沒有任何一人覺得卡洛斯族長這話有夸張的成分。

這是佛家啊!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九級文明的傳承,何等厲害?看看那些鏡面世界投誠于他的一串金丹,本以為只是一手簡單的凈化力量,卻沒想到是這樣的東西。再看看下面僅只花了幾秒鐘就已經被降服的夜魂,那可是接近王級的成名金丹!

這佛家羅漢到底有多恐怖?就算是看臺上這些大佬級存在,恐怕都沒誰愿意去招惹!至少就算是他們,也絕對做不到在幾秒內就讓殺神夜魂臣服的程度。有此人存在,誰能對地球做什么?誰還敢把地球當成一個六級文明來看?那是真的瞬間就因為這一個人而被拔高到了足以和星盟最頂尖那批文明分庭禮抗的程度。

這樣強大的勢力,就算今天血魔族真的贏了,最多也就只是贏得一些財產,想要將地球人趕盡殺絕、永絕后患?根本就沒有那個能力也不現實,單只是這個佛陀以及他手下那幫金丹,加上王重、木子、艾俄洛斯等人,只怕這就已經不是血魔族所能處理的了,就算血魔老祖,面對上這使用信仰之力的佛家羅漢,他也根本沒有把握,甚至都不敢輕易動手,畢竟對方的戰斗方式太奇怪,完全沒有應對的經驗啊。除非是集結星盟之力,但是以地球和機械族、蟲族以及天貝族的關系,星盟根本就不會幫著血魔族去做趕盡殺絕的事。

而只要地球人還存在著,主力保存著,以他們的天賦,恐怕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發展成一個真正的八級文明,而且還是頂尖那種,到時候你血魔族得罪了這幫人怎么辦?等著被人家報仇雪恨嗎?別說什么規則,這個世界終究是看實力的,地球如果真的強大起來,要想找你血魔族的茬還不容易么?這真是贏了都等于輸。

可是,文明戰已經開打,開弓便無回頭箭,現在才知道地球的底牌已經太遲了。

血魔老祖的臉色已經完全沉了下來,其他人或許會思量地球的未來,為血魔族的騎虎難下而幸災樂禍,但對血魔族來說、對血魔老祖來說,現在可絕不是考慮得不得罪地球的時候。

戈隆敗時,他只是有些意外,卡洛斯敗時,他是隱隱有點憤怒,怒其不爭,但此時此刻,他在極致的憤怒后,竟是有些擔心了,甚至是感受到了生死的脅迫。

地球,竟然已經三勝在手?!而且還是以如此強勢的方式,難道血魔族要輸?

如果今天血魔族贏了,就算騎虎難下,那也是要等地球真正強大起來以后,那等于只是個慢性病,雖然很嚴重,但未必沒有補救的辦法。何況如果血魔族拿下了地球,對他們的天賦秘密研究出成果,那血魔族也未必沒有很快蛻變的可能,到時候自然有和地球對抗的本錢。可是如果今天血魔族輸掉……那可就是立刻死亡,一點翻身的機會都不會再有。

下一場,絕不容有失!更不能將地球人的實丹當做實丹來看,已經為此吃了大虧付出代價了,再不警惕那就是純白癡。

血魔老祖此時竟有種要親自下場的沖動,但那并不可取,如果自己出手,地球很可能會隨便讓一個人來懟將,那剩下對方絕對主力的王重和木子,血魔族其他人可真沒有絕對戰而勝之的把握。

他并不理會旁邊泰坦族長的嘲諷,身影一晃,下一秒,已到了血魔族的休息室中。

此時的血魔族休息室內可是氣氛凝重,九大金丹已去其三,而且還是其中最強的三個,兩個死,一個甚至投降了對面……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過這次文明戰竟會遭到這樣的境遇,地球人這些實丹,不凡吶!不,何止是不凡,簡直就已經是到變態的境地了。

那個和尚是什么鬼?其他那些實丹又是什么鬼?地球人的實丹,應該要用金丹的標準來衡量啊!這種文明潛力的壓制是越級挑戰的基礎,歷來都是高等文明的專利,可現在,地球簡直已經碾壓整個星盟了。

下一場,誰上?就算是再怎么對自己有信心,可面對如此看起來很弱卻又深不可測的地球,就算是這些金丹大能們也都不自禁的動搖了。

眾人正在躊躇,卻見一尊身影在屋中淡淡顯化、很快凝實。

“老祖……”眾人起身行禮。

血魔老祖的臉上并沒有之前的那股沉冷之色,而是看起來神色如常,他是血魔族的主心骨,當然不可表現出任何一絲一毫的動搖。

“血洛。”血魔老祖看向一眾金丹中最年輕的王子,左手一翻,已然多出一物,只見那是一張手臂長的血色卷軸:“這個給你,下一場,你上。”

血洛的眼中閃過一絲驚喜之色。

血河圖!這可是血魔族的鎮族法器之一,他早就垂涎已久,幾次三番想要向老祖告求,卻是一直沒敢開口。沒想到老祖此時竟然主動拿了出來……看來老祖也是上火了,當然,這是好事!若非血魔族陷入被動,自己想要得到此物可絕對沒那么容易,恐怕得等到自己繼承族群時才有可能了。

血洛欣喜無比的接過血河圖,立刻便感覺有一股血魔族才獨有的氣血相連,讓他體內的氣血都為之沸騰了起來。

“老祖放心,孫兒必勝!”

此時的現場中反倒是已經安靜了下來,馬東等人原本是想瘋狂吼幾聲的,可看到那幫剛從鏡面世界投誠過來的金丹大能們,整齊無比的排成一排,對著下面的墨問虔誠禮敬、一臉嚴肅恭敬、口中念念有詞的樣子時,仿若讓人憑生一種敬畏感,也是不好意思在旁邊大喊大叫了,只是興奮的一個個激動的捏著拳頭,整張臉都快紅透熟透。

而四周看臺,即便是支持地球的幻族和海皇星,此時也都還沉浸在震撼中,遲遲回不過神來,何況他們那點人數和小小音量,在這偌大的競技場中也根本掀不起任何風浪,四周更多的還是震撼和喃喃低語。

太強了,地球太強了!就算是再怎么看不懂墨問、看不懂地球的人,在地球接連三勝后也終于意識到了這一點,而且是強得完全不講道理,堂堂血魔族頂尖金丹,就這樣成了他的走狗?才只花了幾秒鐘時間而已,這簡直就是無敵了啊,無敵得讓人畏懼和驚恐,讓人根本就提不起大喊大叫的心思來。

四周嗡嗡嗡嗡的低語聲不斷,殺神夜魂竟然直接就跟在墨問屁股后面去了地球的休息室了,也是讓人看得瞠目結舌。

“隊長!”奈皮爾的臉上滿滿的全是驚喜,隱藏在地下世界,自身又突飛猛進,他原以為自己已經是地球人中最強的了,可沒想到之前出場的艾俄洛斯就已經和他相當,甚至感覺正面還要更強出一線,而現在,自己曾經在地球時代的學院隊長,更是已經強到了離譜的地步。

“墨問這一手牛逼啊。”王重也是有些驚喜,他現在才算明白墨問所說的想要收拾血魔老祖,絕非只是一句空話了,此時他忍不住就轉頭看向墨星辰,墨星辰的氣息和墨問十分相似,如果她也有如此強悍,那地球幾乎已經是穩贏之局。

可還不等王重開口詢問,墨星辰已然是看出了他的心思,笑著說道:“我沒有墨問哥那么厲害,我的能力與他不同,并不擅長戰斗,也不是佛家子弟,我可是真正的虛丹。”

“夜魂的意志很強,渡他可費了不少力氣……”剛才還一直神采奕奕的墨問,也是直到此時才突然顯現出疲態來,而且不是一般的疲憊,要不是王重眼疾手快扶了一把,他幾乎都要跌坐到地上:“使用信仰之力很消耗精神,我恐怕得先睡上一覺了。”

站在他身后的夜魂一臉慚愧,顯然感覺因為自己讓尊敬的佛陀受損,這對他來說是件很羞愧很內疚的事兒。

這可是幾分鐘前還身負殺神之名的窮兇極惡之徒,現在卻圣潔得好像一個圣人一般,其他人都是看在眼里,嘖嘖稱奇。

“王重。”墨問的眼皮直打架,內心是有點感觸的,自己的實力還是不夠,別看剛才贏得輕松,可是以自己的實力其實根本就不足以將規則世界支撐到夜魂刑滿之時,那恐怕得是佛家菩薩境的大能者才能辦到的事兒。幸好自己選擇將血魔老祖留給王重,否則若真是對上,那等老祖級人物,意志必然更強,那自己在渡化他之前,必然就已經先油盡燈枯了:“剩下的就交給你了,一定要贏!”

“放心。”王重點了點頭,臉上已滿是笑意,地球現在的局面比他想象中要更順利、更好的太多了,艾俄洛斯、奈皮爾、墨問都已經做到了他們能做到的一切,剩下的,便是自己和木子的事兒了。

“布谷布谷!對面出來了!對面出來了!”冰鳥一直在盯著競技場的對面,此時大喊大叫。

眾人的目光都朝窗外轉去,只見一個面如冠玉的年輕男子從火魔族的通道口中緩緩走了出來。

即便火魔族已經經歷了三連敗,如今正出于生死存亡的邊緣,可在這年輕人的臉上卻看不出半點的擔憂和焦慮,反倒是一臉的平靜安然、神態自若。

血魔族少主,血洛!

年級不到三十,卻早已是金丹境,雖說外界并無人見過他出手,但既是血魔族上十個紀元難得一見的天才,又已被血魔族定為未來繼承者,想來他的實力恐怕是不在夜魂等前輩之下的,就算相差,也是不多。

在此戰之前,各方的預測都是血魔少主會抓王重一戰,借王重的名氣來給他處女戰的威名增色,可現在血魔族顯然早已失去了主動選擇的權力,現在他倒是站出來了,可是否能迎戰王重卻是未知之數。

卡利丹族長的表情看起來已經沒有之前那么輕松快意了,原以為今天會是地球的末日,卻沒想到出現了如此眾多的變數。

說真的,火魔族并不是特別關心血魔族今天是生是死,雖然一直以火魔族的下屬位居,也算是火魔族的得力助手,但血魔族這些年很不老實,野心很大,這一點,火魔族內有很多人都是看得明白的,無論血魔族是贏還是輸,火魔族都可以接受。但唯一不能接受的,就是地球竟然如此之強。王重和冥王木子尚且還算是在火魔族的接受范圍之內,包括那個艾俄洛斯以及小丑,無論他們今天的表現有多強,說白了也不過就是幾個金丹大能的戰力,也就只是對七級文明有一定威脅的程度。

可這個佛家子弟的出現……消失的九級文明傳承,光是這幾個字就已經足夠震懾人心!

得改變一下對待地球的態度了,卡利丹族長淡淡的看了旁邊的血魔老祖一眼,心中已有了盤算。事實上不止是他,看臺上這所有的大佬都明白,當那個佛家羅漢出現時,算上機械族和蟲族的態度,那不論今天血魔族和地球誰輸誰贏,地球都已經立于了不敗之地,那再也不是一個可以被任何現階段的星盟其他勢力隨意左右、隨意湮滅的文明了。

“呵呵,難得的少年天才對決,諸位怎么看?”天貝督主的聲音已經相當放松了,甚至是帶著一些笑意,她確實沒有想到過地球能做到這樣的地步,甚至現在已經有了戰而勝之的可能。能將血魔族推倒,再冒起一個和天貝族站在同一陣線上的強大同盟,這顯然是艾爾莎督主所喜聞樂見的最好情況,就算不能,就算地球的底牌已經打完,最后被血魔族翻盤,那又如何呢?仍舊是改變不了地球強大崛起的事實!

輸掉了地球?輸掉了文明?小事一件,天貝族可以幫地球找上十個八個適宜他們居住的生命星球讓他們移民,甚至可以提供一切便利的移民手段以及移民身份,以地球人的潛力,只怕不出百年就又是一個強大頂尖七級勢力,至少也是泰坦族的程度,到那時再讓他們找血魔族的茬重新收回地球好了。

“我覺得很可能還是王重。”一莫長老微微一笑,自然族在地界幾大八級文明中一向保持中立,從來就不怕因為說話得罪了誰:“現在地球已經三勝在手,若是能拿下這一場,那就將手握賽點,占據對決的主動。到時候甚至可以自由選擇是否放棄與血影對決,那可就……因此若是為了勝負,地球這一戰必上最強者。手握如此優勢,再反觀之前地球人的表現,我現在倒是更看好地球了。呵呵,血影兄莫怪,事實如此。”

血魔老祖心中雖然不爽,卻也只能陰沉著臉不做聲。

別說以一莫長老那種性格確實沒有刻意嘲諷他的意思,就算真有,他也只能干瞪眼,那可是自然族,就算天貝族和火魔族常年鬧得不可開交、在地界稱王稱霸,可面對自然族和魂族,那也從來都是客客氣氣的。何況,一莫長老所說的其實也是他最擔心的,他怕的就是王重戰血洛!

畢竟,王重的實力是血魔族唯一有著最深刻了解的,無論是他之前在學院,還是此后在地下世界里所表現的戰力……畢竟當初去地下世界聯合九陰宗暗殺王重的就是血魔族,他們對王重的地下世界之行太了解了。被九陰宗長老擊敗前或許才只是匹敵普通金丹,但自他從冥河復生后,那絕對是一個標準的金丹大能者戰力,否則后來他在地下世界時就不可能那么輕易滅掉冥火宗的長老,更不可能輕易平息冥王事件!那個叫什么木子的,他能收復冥王不過只是沾了王重的光而已。

此子的能耐深不可測,血魔族真正敢說有把握制衡他的也唯有自己而已,若是他選擇這一場和血洛對決,即便有著自己賜予的血河圖,兩人勝負最多也就六四開!這樣的勝率,太不保險了,而一旦王重獲勝,那就正如一莫長老所說那樣,地球絕對會選擇放掉自己這一場,然后地球剩下的卻有冥王木子、有那個來自冰極世界的金丹傀儡,甚至還有那個可怕佛家子弟墨問的妹妹……而血魔族呢,剩下的卻只是兩個普通金丹,以及喬卡洛斯的兩個弟弟,只要那些地球人在剩下的局里任意獲得一勝,血魔族就得玩完!

可血魔老祖也是沒辦法,前面三場敗得太快了,快到讓血魔族做出一點心理的調整都還來不及,現在的血魔族根本就沒有挑挑揀揀的權力,血洛上這一戰是唯一的選擇,是否能遇到對方的王重,那也只能看天意了。

他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地球的通道口處,再也沒了之前一派王級金丹那高人閑定的氣度,而是不自禁的變得有些焦躁起來。

地球,到底會讓誰上?

地球的休息室中,其他人還略微有一些緊張的情緒,畢竟越是接近這不可思議的奇跡般的勝利時,就越是容易讓人心中忐忑。可反觀王重和木子,此時的表情卻已經完全放松了下來。

“只剩兩場了。”木子的臉上已露出笑意:“這一場,是我的。”

“加油。”王重沖他揮了揮拳頭,四周的其他人則是一時間楞住。

說實話,戰局到了這一步,地球要想將勝率最大化,最保險的方式就是這一戰上地球方的最強者,然后再手握主動,放掉血魔老祖那個點。

木子不可能看不到這一點,卻仍舊主動出戰,難道他的實力確實如外界所說,更在王重之上?他更有把握對付血洛?

這一點,或許那些外族人還未必能看明白,但不論是休息中的艾俄洛斯、小丑,亦或是還未出戰的弗拉基米爾等人,所有站在此間的地球人,卻都能相當清楚的感知到,王重才是地球人中最強的王!他的實力是真正的深不可測,且對所有人都有一種向心力般的作用,哪怕是強如墨問,在重新看到王重的那一瞬間,也立刻就認為只有他才配做地球人唯一的領袖。

那么問題就來了,木子為什么要搶戰這一場?他真的有十足把握對付血洛?越是接近勝利,越不應該大意啊……

礙于木子的面子,也是害怕影響他的心態,大家只是微笑目視,沒人開口詢問和質疑,可當木子走出休息室時,所有人的目光卻不由自主的立刻就朝王重轉了過去,卻見老王只是微微一笑,然后淡淡的說道:“別擔心木子,文明戰已經結束了,這是最后的兩場。”

一種無與倫比的強大自信,就仿佛已經給這場文明戰定了性一般。

不得不說老王的話還是一向很讓人信服的,只是寥寥數語,已經讓大家對木子的那點質疑煙消云散,王重說不用擔心,那便肯定有十足的把握……等等,王重后面那句話是什么意思?

文明戰已經結束了,最后兩場?

所有人在回過神來之后都是有些詫異的朝老王看了過去,對方可還有一個血魔老祖,這場血洛如果敗了,那血魔老祖是肯定會出手的,可王重卻說只剩下兩場,這……這是打的什么算盤?

唯一開心的就是朱利安了,要是真照王重這么安排,她的弗甚至都不用上場……能安安穩穩的坐著享受勝利的歡呼,這才是最舒服的狀態啊。

“是那個小光頭!冥王木子!”

當木子走上競技場時,四周的看臺上瞬間就響起了一片嗡嗡嗡的喧嘩聲。

地球現在手握的優勢所有人都能看到,這一戰上個最強的,只要能贏,再避開血魔老祖,地球或許就真能完成這六級文明挑戰七級文明的壯舉!唯一的爭議就是地球人中到底誰最強?

“果然,地球人最強的終歸還是這個收復了冥王的光頭……”

“我倒不這么覺得,冥王木子或許真是地球人中最強的,但這畢竟不是在地下世界啊,失去了冥河作為憑依,冥王還真有那么強嗎?如果只憑那個地球人本身,他連金丹境都還沒有到吧。”

“不能這樣比,地球人太特殊了,之前那三位,可都是表面實力遠遠不如對手的,特別是最后那個和尚,簡直就是、就是……”

“不一樣的……我聽說過地下世界的消息,這個木子本身的戰力其實相當一般,幾次在地下世界出手,都是冥王附身、借助冥河的力量才得以發揮,若僅憑他自己,連三大宗隨意一個金丹長老都能虐服他。”

“感覺有點像是魂王星的靈魂師啊,圈養靈體為自己作戰,血洛要面對的,其實不是這個木子,而是他的冥王。”

四周嗡嗡聲不斷,卻大多都只是理性的低聲議論,加油聲反倒是變少了起來。

一些原本支持血魔族的,不過只是為了討好血魔族、又或是擔心自己太過與眾不同而被別人針對、被別人排斥而已,所以他們之前的加油聲無比熱烈,宛若一場文明盛宴。可現在,這些人已經完全動搖了,怕得罪血魔族,那你就不怕得罪地球?

看看那個打不死的艾俄洛斯,看看那個能讓金丹大能自殺的恐怖殺手,再看看那個連窮兇惡極的殺神都要臣服跪拜的佛陀……人家兩邊這是神仙打架呢,你一個區區凡人去加什么油揮什么毛巾?就不怕萬一站錯了隊最后死無葬身之地?

沒誰是蠢貨,更沒誰愿意無憑無故為了幾句口舌而得罪人,老老實實坐在旁邊看完這視覺的盛宴也就行了,管他誰輸誰贏,自己只是個看客,保持公平公正,等最后的結果已經出來了再為勝利者狠狠的嚎上那么幾嗓子、表明自己的立場就好。

這時候還敢嚎叫加油的,那絕對就是一條船上的自家人了。

血魔族以及他們的死忠,地球人以及他們的同盟,兩邊七零八落的聲音淹沒在這上百萬人的議論聲中反倒是變得不那么顯耳,讓這場焦點之戰似乎顯得沒有之前那三戰那么熱烈,但所有人卻都知道,這已是提前進入兩邊的生死局了。

血魔族固然不能再敗,可地球也一樣!畢竟在地球人里,真正能穩得住并為人所熟知的人也就只有王重和木子,如果木子輸掉這場,地球也將等于把他們到手的優勢完全拱手相讓,到時候頭疼的就該是地球了……

倒是血魔老祖那顆提起來的心,此時總算是重重的落了下來,但不由的又有一種古怪的感覺,仿佛有點患得患失,所有人都能得出地球的勝機,沒理由地球人自己看不到。難道是自己看走眼了,這木子還真比王重更強?

競技場中,對位的兩人已經站定,血魔王子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這兩人顯然都不是那種愛動嘴的類型,當兩邊通道口關閉的瞬間,一股恐怖的威壓氣息已然開始在競技場的上空中盤旋蔓延開來。

整片天空都仿佛被血洛的氣勢所遮蔽,被映照得通紅!

剛才還在喋喋不休討論著戰局的那些所有看客們瞬間就統統都閉上了嘴。

所有人在關注那些地球人、在被這些地球人所震撼的同時,似乎……都忘記了曾經被血魔族支配的恐懼了!

是的,無論地球多么優秀、潛力多么強大,那終歸也還只是潛力;每一個人似乎都有著越階而戰的能力,但那也是越階而戰!血魔族這些金丹大能們卻是實實在在的強大,這是看得見摸得著的東西!這血洛王子身為血魔族的繼承者,號稱與夜魂并列血魔族第二高手,光是這威壓的氣勢便已體現出了不凡,給人的感覺比之前的戈隆、卡洛斯等人確是要強出一線。

所有人立刻就有了種感覺,這才是血魔族除了血魔老祖之外真正的王牌!

“對一個低等文明來說,能把我血魔族逼到這一步,我不得不敬佩你們。”血洛的聲音淡淡的響起:“但是,到此為止了!”

仿佛是為了響應他的話語,那漫天的血霧轟隆隆的翻滾,宛若天地異變,氣吞山河!緊跟著,所有的血霧竟在剎那間凝聚起來,化為了一尊十幾米高的巨人。

那巨人轟然落地,并非虛幻的虛影,沉重的身軀踏得整個競技場轟然作響、搖搖晃晃,洶涌的血氣更是宛若血海一般,仿佛將這整片天地都籠罩在他的血光之中。

“吼!”它發出怒吼聲,氣吞天地,在他對面的木子竟被這區區吼聲所灌起的風浪生生吹得倒退了數步,衣角獵獵作響!

不是虛幻、也不是什么真身,所有人都能明明白白的看到那巨人真實存在著,身具惶惶威壓,竟是堪比金丹大能,整個競技場都鴉雀無聲!

不是沒有見過凝虛化實的手段,但那大不了也就是幻化一柄武器、亦或是幻化某種造物而已,但卻沒幾個人聽說過竟然還能凝聚生命的,而且還是直接凝聚出一尊金丹大能者,這簡直就是匪夷所思!

等等!

不少眼尖的都立刻發現,只見那血霧化身此時身上穿著一套看似破破爛爛的染血戰鎧,可那戰鎧上卻分明鐫刻著的是泰坦一族的符文,這是……

一直笑顏的泰坦族長猛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穢血轉生!

血魔族有轉生秘法,可將逝去的亡魂以血祭的方式召喚出來,這對在座的大佬們來說并不是什么稀奇的秘密,可泰坦族長卻萬萬沒有想到,他竟然敢轉生泰坦族人!這等若是將其靈魂囚禁,永世不得超生啊!

轟隆隆!!

競技場下還沒開打,主位看臺上卻已是雷聲大作,空中有恐怖的雷光聚集,泰坦族長目眥欲裂!

“血影老兒!你血魔族竟敢辱我泰坦先靈!”

“卡洛斯,你可看清楚了。”血魔老祖冷冷的說道:“那是奧布羅斯,你們泰坦一族的叛徒,黑泰坦的首領!我血魔族不過是幫你們這些無能的家伙清理門戶罷了,還沒要你們的賞金,不謝!”

“…………”卡洛斯族長一怔,再看向場中時,依稀能從那巨人的眉目中辨認出些許生前的樣貌來,那眉心處早已沒了泰坦一族的雷印,果然是墮落的黑泰坦一族族長,奧布羅斯。

墮落在地下世界的黑泰坦一族一直都和正統的泰坦血脈水火不容,私下里相互都有專門通緝的賞金任務。血魔族轉生一個黑泰坦,卡洛斯族長還真是無話可說。

他臉色陰沉,目光如雷電般盯在血魔老祖的臉上,對方卻不以為意。

空中的雷光消散了不少,場面顯得有點肅靜。

艾爾莎督主卻是已經注意到了關鍵:“血洛竟然可以轉生奧布羅斯。”

穢血轉生的基礎,要求施術者有足以掌控被轉生者的實力才行,奧布羅斯雖已是上個世紀的作古人物,但身為黑泰坦的統領,絕對是王級金丹那一層次,血洛竟可轉生他,難道血洛也是王級?

所有大佬們立刻都意識到了這一點,看向競技場下方那年輕人的目光頓時多了幾分凝重。

王級……即便血洛本身還沒有完全達到這一層次,可是穢血轉生出來的生物往往悍不畏死、實戰力恐怖,奧布羅斯本身又已是金丹大能,加上血洛之力,絕對已經算是擁有王級的戰力了。只有這些大佬們才清楚王級和大能者之間的絕對差距,這可絕不是之前三個血魔族金丹大能所能企及的,遠離了冥河的木子,這一戰,只怕是要敗了!

“傀儡術!是傀儡術!”朱利安在休息室中驚叫起來,兩眼放光,她看得出那血霧化身和傀儡術之間的一些共通之處,自然也就更明白那個血洛王子的厲害,直接凝聚并操控金丹大能級的傀儡,恐怕隸屬整個冰極星的歷史上,都從來沒有人能做到過這一點!要知道,冰極星雖然只是六級文明,但畢竟是傀儡術的開創者和發源地之一,可他們整個歷史都沒人能做到過的事兒,今天竟然被一個不到三十歲的年輕人做到了。

“你有冥王,我有化身。”血洛王子微微笑著,伸手遙遙一指:“把你的冥王放出來吧,讓我看看那個享譽了地下世界足足上百個紀元的魔頭,到底有何能耐。”

(小宇宙爆發啊,求一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斗戰狂潮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0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