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 設為首頁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青青視頻免費觀看免費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青青視頻免費觀看免費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 >> 斗戰狂潮  >>  目錄 >> 第三百零四章 崛起日

第三百零四章 崛起日

作者:骷髏精靈  分類: 仙俠 | 修真文明 | 骷髏精靈 | 斗戰狂潮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

斗戰狂潮 第三百零四章 崛起日

法則的領域中……血洛本已是看到了希望,他能感受到這片法則世界在自己的對抗下不斷的衰弱,甚至開始變得模糊、開始崩潰!

那期期艾艾的亡者長龍大軍已然消失了大半,只有三三兩兩的亡者還走在自己身前,四周那空無一物的天空也出現了一些破漏之處,他甚至能透過這些破漏的地方看到外面的競技場,看到那偌大的看臺上百萬觀眾!

甚至,他已經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上血河圖那不斷膨脹的力量,能再一次感受到自己的身體,甚至,他感覺現在只要自己愿意,只需要一鼓作氣就絕對可以破除這片法則領域的掌控!

成了!自己成功了!區區實丹,區區地球人,就算讓你掌控了生死法則又能如何,你根本就沒有那個能力去掌控!

提升力量吧!一口氣干掉這個可惡的地球人!

血洛的思維在燃燒、血液在沸騰!狂涌的血河圖之力在瞬間涌入他的身體,整片天地在這狂涌的力量下搖搖欲墜,他立刻便要成為這片天地新的掌控者!

可下一秒,搖晃的天地定格了,那些已經出現破洞的天空在一瞬間被修補,早已經開始模糊不清、朦朦朧朧的黃泉路也在瞬間變得清晰起來,唯一沒變的,就是他身前那已經只剩下三三兩兩的亡者!而且,就這僅剩的十幾個亡者都在不停的消失!

不,不是消失,他們是‘落’下去了,或者說,跳下去了!

只見重新變得清晰的正前方,一個寬大無邊的無底深淵出現在眼前。

那里面幽暗縱橫、漆黑得毫無光亮,卻有無比讓人絕望的氣息彌漫,所有跌落其中的亡者,連叫喊聲都沒有一聲、甚至都聽不到他們落地的聲音,就那么直直的跌落、無聲的消失!

這是?!

血洛還未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他身前的最后一個亡者都已經消失了,無底的深淵出現在他眼前。

血洛的瞳孔猛然收縮。

不!不要!我不要死!

他內心在瘋狂的吶喊,強大的意志力在此時生生對抗住了整個法則世界的規則,麻木前行的腳步強行停住!

可與此同時,一只看似不怎么有力的枯手輕輕的在他背后推了一把,那是排在他后面的亡者,面無表情的跟進著,仿佛只是順手推開擋路的頑石。

血洛絕望了,他能拼盡全力的對抗住這片法則世界的意志,那已經是潛力爆發的極致,可他卻萬萬再沒有任何力氣去對抗這只可惡的手……

轟!!

一聲巨響,有萬丈血光從天而降!

血洛的世界已經消失了,一切意志都已經消散,那降落的血光是在現實中,在那競技場上!

他從天而落,沉重的身軀宛若一顆隕石砸落地面,將整個競技場的地皮都給震得生生掀起來了一層!

血魔老祖!

在他的腳下,可憐的血魔族王子,最年輕的金丹大能、血魔族未來的希望,此時已經被他直接踏成了一灘肉泥!

而那本被王子抱在手中的血河圖卷,此時卻已經落到了血魔老祖的手中。

“沒用的廢物。”血魔老祖的聲音狠厲而又冰冷,帶著一股無窮的怒意,臉色鐵青:“讓你掌控血河圖,是我血魔族之恥!”

此時他左手持血河圖,右手虛空一探。

一個飄蕩的亡魂被他生生拽在了手中。

“老祖!老祖饒命!老祖饒命!”

那飄蕩的亡靈是血洛!

他直到此時才清醒,直到死,才終于得已從那恐怖的亡者世界中解脫,可他卻沒有時間去思考剛才自己的死因,更沒有心情去怪責干掉了自己的地球人。

他驚恐、他戰栗!

作為血魔老祖身邊的貼身人、孫子以及弟子,他太了解血魔老祖的脾氣了,更能清晰無比的感受到血魔老祖此時的憤怒,自己代表血魔族出戰卻失敗,將整個血魔族文明推倒了懸崖的邊緣,血魔老祖如果不發飚,那簡直就不是血魔老祖了。

他也知道自己的求饒幾乎是徒勞,那是受到本能的驅使,也存著萬一的希望。

可顯然,這個世界沒有萬一。

“收!”血魔老祖一聲冷哼,左手的血河圖展開,從那血河中瞬間涌起無盡的血光,拉扯著血洛驚恐的亡魂,將他整個兒都拽進了血河之中。

不止是他,還有卡洛斯!那個被小丑擊敗了卻留下金丹、留下一息尚存的殘魂,竟也被血魔老祖摸了出來!

血河圖專收各種殘魂,雖是有金丹的保護,可在血河圖的力量下顯然是毫無意義,一個慘叫著的暗影直接被血光從那金丹中拉扯而出,在驚恐和哀嚎聲中化為血河圖里那萬千亡魂的一部分!

“血影老兒這是輸瘋了嗎?”

即便是看臺上的那些大佬們都有詫異。

剛才血魔老祖突然出手本就讓大家有些意外了,但他并沒有攻擊木子,反而是直接殺死了血洛,他是血魔族的主宰,這么做無可厚非,不外乎就等于是替血洛認輸了而已。可是,用血河圖直接將血洛甚至連卡洛斯都一起吞噬掉是幾個意思?

要知道,血魔族的血河圖誕生于太古之時,乃是如同天門七彩琉璃罩一樣,超越現階段地界所有法器品級之上的神物至寶,被血河圖囚禁的靈魂根本就不是地界任何人可以解救的,那結果很慘。別的人死了,可以在第五維度自由的游蕩,可以延續自己的思維,運氣好的甚至可以投胎轉世,可若是被血河圖收錄,那便是立刻成為血河圖拼圖的一部分,每天和血河圖內其他已經失智的亡魂廝殺,相互折磨,以此來誕生血河圖所需要的戾氣和力量,是永生永世、永無止境的刑期!

血洛和卡洛斯固然是敗了,讓血魔老祖憤怒,可他們也是為了血魔族拼到了最后,堂堂金丹大能,為了一族榮辱拼上生死,可非但得不到任何尊重,反而是被血魔老祖囚禁到血河圖中以圖發泄?!

“應該不是為了發泄。”艾爾莎督主似乎想起了什么,看向血魔老祖的目光中神色閃爍。

“對了……”其他大佬也在此時回過神來,似是同時想到了文明戰規則中的一個漏洞。

“我!血影!”只聽血魔老祖的聲音在競技場中冷冷的回響:“代血魔族提起決勝戰!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只此一場,一戰定音!”

站在他對面的木子撓了撓頭,有點搞不明白這血魔老祖的意思。

卻聽看臺主位上有聲音傳蕩起來:“準。”

文明戰有一規則,任何一方都可以在任意一場時發起生死戰,一戰定勝負,也就是說,血魔老祖只需要贏一場,便可以抵掉地球之前所有的勝利!

當然,這是有幾個前置條件的。

第一,發起者必須是高文明對低文明,這是對高文明的維護,任何阿貓阿狗想要越級都要考慮清楚,當然低文明也有類似的,只是更加苛刻。

但更重要的卻是第二點,那就是如果要發起決勝戰,那就意味著不再是一對一了!人家辛辛苦苦贏了好幾場了,你看到劣勢了就想靠這個給人家否決掉?不存在的,要想發起決勝戰,那就是要你直接面對對方所有的人!

“我要打九個。”血魔老祖冷冷的看向地球的通道口:“都給我滾出來。”

一對九!

地球今天的表現本已是強大得已經讓星盟其他文明有些窒息了,可此時的血魔老祖卻強勢得讓人更加的窒息!

面對如此強勢的地球,面對擁有著佛家子弟墨問、不死之身艾俄洛斯、大魔術師奈皮爾,掌控了六大至高法則之一的冥王木子,甚至還有一個根本還沒出手的王重,他竟然敢一挑九?!

不傀是真正的王級金丹,這才是真正的霸氣!

競技場上一片寧靜,除了少數還沉浸在先前木子的生死世界中,嚇得半瘋半傻的傻子在喃喃自語之外,其他人全都已經被血魔老祖的狂霸之氣深深震懾,不能言語。

“……嘿,這血影老兒……倒是硬氣了一回。”就算是一直仇視他的泰坦族長,此時竟也不自禁的微微敬佩。

要知道,那奈皮爾和艾俄羅斯也就罷了,王重還沒有出手,不知深淺也可以不計,但無論是佛家墨問還是剛才的冥王木子,這兩人對法則的掌控都是已經到了足以威脅到在座諸多王級金丹的地步!

誠然,大家都已經見識過了他們的能力,對這些地界真正的最頂尖高手來說,在有心防范之下,并不會真的畏懼這兩個小子,但若是以一對二,甚至還要加上其他同樣不弱的地球人……說真的,就算是泰坦族長卡洛斯,都自認為根本沒有一對九的信心,那無疑是在找死。

“……這是他們血魔族唯一的機會。”艾爾莎督主則顯然已經理解了血魔老祖的意圖和想法,確實,如果是正常打下去,面對還擁有王重、擁有弗拉基米爾,甚至還有那個佛陀的妹妹這樣陣容的地球,血魔族幾乎是必敗,沒有任何僥幸的余地,唯一的機會就是血魔老祖一挑九!

這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血魔老祖也是真拼。

“面對這樣的地球,一挑九幾乎是沒機會的,哪怕他是王級……”一莫長老沉聲道,他也十分敬佩地球的這幫年輕人,加入星盟才短短幾年時間,竟然就已經到了足以撼動星盟王級金丹的地步!即便是對歷史上最耀眼的天貝族文明而言,他們做到這一點也足足花費了上千年!

“不。”卡利丹族長的聲音卻是微微一轉,他更了解血魔老祖,這個一直在他身邊裝著唯唯諾諾的人,有著巨大的野心,更有著無比狡詐的頭腦,沒有一點把握,他即便放棄血魔族,選擇孤身一人離開,也不會賭上自己的性命:“他有把握。”

“把握從何而來?”泰坦族長不信,他看得出地球人的實力。

“血河圖,剛剛才獻祭了兩個金丹大能,而且是他們血魔族的金丹大能,氣息的同頻、更強大的怨念,能讓血河圖發揮最大的威力,還有!”卡利丹族長的聲音微微一頓,冷笑著說道:“那個佛家羅漢已經不行了,他的力量并沒有表現的那么夸張,早在先前下場時就已經無比疲憊,只不過是強裝無事而已,血影顯然是看出了這一點。”

大佬們俱都沉默了下來,他們當時并非沒有發現那個佛家羅漢的偽裝,只不過當時地球已經獲勝,正常情況下那個佛陀根本就不用再出場,自然是不用在意他到底是不是在裝,也沒人會去提起。

但若是現在這樣的局面……剩下那些地球人中,艾俄洛斯和小丑奈皮爾,面對金丹大能時或許有很強的戰力,但他們并沒有達到真正掌控法則的層次,在和王級金丹這一層的高手對抗時,作用并沒有先前戰斗時那么大。至于冥王木子,這肯定是一個很強的威脅,但血魔老祖之前已經見識過了他的黃泉道,只怕是已有所感悟,敢站出來面對,必然是有破解的把握。唯一剩下的變數里,恐怕就只是地球那個還沒有出手的王重罷了。

血魔老祖可絕不是那種沖動之人,一挑九,確實有得賭!

對方可以提起決勝戰,地球其實并不能拒絕,這樣的規則是專門為那些真正的王者所設定的,所謂一人一文明,在星盟或是天界的眼里,一個文明上十億普通生靈遠遠不及一個頂尖的強者重要!若是你有足夠一挑九的實力,那你的文明就應該傳承下來,你就不應該是失敗者!

弱肉強食,勝者為王!

當然,這自然也要冒很大的風險,能把你整個文明都逼向絕境的勢力,再挑出他們最強的九人圍攻你,這你要是都還能贏,那確實是讓任何人都無話可說。

“搶我臺詞啊。”

大佬們的議論還沒完,卻聽到一個玩味的聲音在場下響起。

一個年輕人已經從地球的通道口中走了出來。

是的,只有一個人,王重!

他笑著看向血魔老祖:“窮頭陌路而已。”

敢讓機械族同意地球接血魔族的文明戰,老王豈會完全沒有一點準備?文明戰的各種規則他早就已經研究透了,只能說今天的戰局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也在他的期待之上,而如果這樣還輸了,那血魔族將徹底從星盟抹去,星盟的大規則不允許任何人撼動,這是維持秩序的基礎。

“用不著九個,對付你,我已足夠。”王重微笑著說道,話音落時,已然站到了木子的身旁:“一對一吧,你若是能贏,這便是決勝局!”

說著,他輕輕拍了拍木子的肩膀:“交給我吧。”

木子明白老王的意思,其實這個級別,人多并沒有太大用處。

墨問還躺在休息室里沒醒呢,自己現在看起來狀態不錯,但消耗卻是不小,冥王也已經受傷,生死棺不可能無限制的提取。至于艾俄洛斯和奈皮爾以及弗拉基米爾,個人戰力算得上是極強,但在法則之道上尚且還未走遠。其他墨星辰、朱利安、格萊等人就更是不值一提了。若是一擁而上,那面對敢一挑九的血魔老祖,稍有不慎很可能便會出現大量的死傷,反而成為負擔。

這很夸張,但世事就是如此奇妙,若非有這樣的實力,若非早做好面對整個血魔族的準備,王重是不會召集所有的兄弟過來的,更不會叫馬東賭上地球的一切。可以說,能單獨面對血魔老祖,這已經是王重在文明戰之前設想過的、最好的一種劇本了,否則他就將面對整個血魔族所有的強者!

“小心,我在休息室里等著你凱旋。”木子只是點了點頭,轉身離開,走的異常灑脫。

而此時的現場則早已是風平浪靜。

所有人都是瞠目結舌,不止是普通的觀眾,甚至包括了主臺上的諸多王級大佬、包括了地球一方的馬東等人、包括了地球所有的同盟……

王重,竟然拒絕了九打一的優惠?他到底明不明白他自己在做什么?他該不會以為如果自己失敗了,地球仍舊還能保留著九打一的機會吧?

血魔老祖也是一愣,緊跟著,他想笑,他想瘋狂的大笑!但他憋著,他不笑出聲來,他怕這個白癡一樣的家伙反悔!

“王重,”天貝督主艾爾莎的聲音在主臺上響起:“血魔族既已提出決勝戰,那這一場就將是終結,你若放棄九打一的機會,那你輸了便是地球輸了,你的族人前面所有的努力將統統白費,你可清楚這一點?”

“不錯……”同時響起的還有另一個聲音,那是里昂大法官的聲音,地球今天的表現比他預測中還要更加出色、更加優秀得多,可王重此時的選擇卻實在是……如此好局,他實在不忍心看著王重白白葬送掉:“王重,決勝戰的條件比你想象中要放寬得多,你不用擔心受傷的隊友,地球可以任意選擇九人出戰,不論他們此前是否曾出現在今天的文明戰名單上,甚至,也包括此前不允許出戰的地球移民!”

機械族是規則的制定者,自然也最清楚規則,里昂大法官顯然隱隱能看到王重的一些擔憂的源頭。那個疲憊的和尚、此時競技場下消耗不小的木子,以及之前雖是不斷重生,但實際上同樣消耗了許多生命本源的艾俄洛斯等人,這些人經歷過死戰后其實都已經是強弩之末,或許只有那個小丑奈皮爾的狀態要好一些。里昂大法官猜測,王重是擔心這些人上場時因為自身狀態不足而成為血魔老祖首要攻擊的目標,他擔心這些人在戰斗中受損。

這可以理解,但若是血魔老祖提出決勝局的話,地球并不用非要這九人出場,按照規則,地球可以挑選任意的九個人,哪怕是之前根本就沒有在出戰名單上的,甚至,包括哪些移民!因為決勝局的原則,就是要讓一個人霸道的打服一整個文明!否則你憑什么在要輸的時候提出決勝局?人家之前都白干嗎?沒那樣的道理!

“我等愿為地球一戰!”看臺上,馬東的身邊,眾多來自鏡面世界的金丹們統統都站了起來。

血魔老祖瞇著眼睛看了上去,嘴角的輕蔑之意毫不掩飾。

別看人數多,足足九個金丹,可能被稱為大能者,僅僅只有兩個而已,其他不過都是普通金丹而已,他們或許在自己的層次內稱得上強者,實戰經驗豐富,但在自己面前,他們卻就跟螻蟻沒什么區別!

說真的,相比起這些被流放的金丹,血魔老祖倒是更顧忌地球那些古怪的實丹多一些!如果讓他選擇,他寧可面對這些金丹,也不愿意面對哪怕已經受損的木子、墨問等人。

所有人的目光此時都集中到了王重的身上,即便是有之前不怎么理解王重這個決定的人,聽了里昂大法官那語帶雙關的話語之后也都回過神來,明白王重此舉只是為了保存他看重的同伴而已。但里昂大法官也說了,地球的移民皆可出戰!看臺上此時就有足足九大金丹主動請戰,這有何不可?王重沒有再拒絕的理由,他和那些鏡面世界的流放囚徒又不熟!

“不用了。”可王重卻再次拒絕了這誘惑的提議,他的聲音帶著一種讓人無法反駁的強大自信,目光根本就沒有從血魔老祖的身上移開過。

鏡面世界囚徒的命就不是命?若是連自己都對付不了血魔老祖,那讓他們上來也只是憑白送命而已。

何況,自己從未有任何一刻像此時那么自信,這股自信若是動搖,那比給自己添幾個無用的打手要減分得多!

老王淡淡的說道:“決勝戰,一對一。”

現場在短暫的寧靜之后,轟然炸開了。

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你憑什么啊!

原本不少人還都挺敬佩王重,覺得此子天賦無窮、潛力又高,能被地球那么多神秘的強者奉為首領,豈能容人小覷?而且更敬佩的是他寧可獨自冒險,也要將同伴置于安全的位置。

可人家里昂大法官都說了,不一定非要地球人上,連移民都可以,看臺上擺著足足九個金丹,你憑什么不用啊?所有人無比堅信,若是此時處于王重位置的是血魔老祖,即便是以王級金丹的身份,他也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同意九打一的選擇,還能美名其曰成全你!你一個小小實丹,你耍什么個性、憑什么囂張?

“王重。”天貝督主都實在忍不住了,她實在不忍心看著王重葬送好局,手握血河圖的血魔老祖,而且還是剛剛血祭了兩個血魔族金丹大能的血河圖,此時的血魔老祖之恐怖,就算是看臺上的諸多大佬遇上了都要退避三舍、暫避其鋒芒!王重太意氣用事了:“不可意氣用事,這不止是你的戰斗,更是事關你們地球一脈的興衰。”

這已是天貝督主第二次為了同一件事開口,而且口氣完全是私人的身份,在這有著上百萬人的競技場現場,當著整個星盟的面,身為至高無上的上位者,這樣的態度已經可以說是絕無僅有了,亦足可見天貝族對地球、對王重此時的重視程度。

滿場剛剛響起的喧嘩聲又都平息了下去,所有人都看向王重。

卻見老王笑了笑。

“今天是我地球的崛起之日,如果有人擋路……”他的語氣并不激動、也沒有刻意的大聲渲染,但卻有著一種足以讓所有人為之閉嘴的魄力,讓人甚至不敢反駁:“別說一個區區血魔族,神擋殺神,佛擋殺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斗戰狂潮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70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