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 設為首頁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青青視頻免費觀看免費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青青視頻免費觀看免費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 >> 天道圖書館  >>  目錄 >> 第二二六三章 大結局(中)

第二二六三章 大結局(中)

作者:橫掃天涯  分類: 玄幻 | 異世大陸 | 老師 | 熱血 | 無敵文 | 賺錢 | 橫掃天涯 | 天道圖書館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

天道圖書館 第二二六三章 大結局(中)

時間回到半分鐘前。

“潮汐海出事了……”

看到眼前不停抖動的黑色洞口,云螭大帝等人全都臉色一變。

一直以來,他們也都認為靈氣潮汐是不會間斷的,每到十年就會來一次,看到眼前的局面才明白,也會消失,也會崩塌。

一旦塌陷,神界會和失去了太陽相同,靈氣不斷消耗,最終枯竭,變成一個死寂沉沉的世界。

“阻擋住……”

六大帝君和不死帝君小黃雞,同時舉起手掌,體內雄渾的力量,猛地向眼前的黑洞灌涌。

希望借助他們的力量,可以暫時延緩這里的崩塌。

咔嚓!咔嚓!

堅持的時間不長,一道粗大的裂痕,出現在眼前,之前封印的隔膜,立刻破開,混亂的靈氣形成巨大的漩渦,不斷吞噬,靈氣潮汐剛剛進入神界的力量,再次被吞了回去。

神界的蒼穹,伴隨裂痕的蔓延,也像是瓷器出現了裂口,一寸寸向上,再難止住。

“先擋住神界變故……”

云螭大帝一聲大喝。

此時,眾人再顧不上相互間的攀比,唯一想要做的,就是守護神界,守住他們的家園。

七道力量噴涌而出,蒼穹上出現的裂痕,被狂涌而至的力量封堵住,暫時停止下來,不過,因為靈氣一瞬間被抽空,神界已經出現了巨大的動蕩。

大地晃動,星辰暗淡,宛如隨時都會墜落。

無數建筑坍塌下來,世界到了末日。

“神界要完了……”

“早就猜到會有這天,沒想到這么快……”

“不用跑了,神界真要崩塌,逃到什么地方都是死……”

無數修煉者,雙眼無神的站在城市的中間,心中滿是凄然。

神界自從四十多年,接近五十年出現變故開始,他們就明白,早晚都會出現更大的變故,只是沒想到這么早。

“等著吧,如果九天九帝能夠救下神界,我們能活,救不下,怎么都是死,沒必要糾結……”

一位上品神王看著混亂的人流,解釋道,話音未落,就聽到一個淡淡的聲音在心底響起,宛如九天默許下,陡然進入靈魂的意念。

“今日,我為帝君!”

“帝君?有人突破帝君了……是張懸大帝!”

“張懸不是賣丹藥的嗎?怎么就突破大帝了?”

“沒錯,肯定是他,當初天縱大帝突破帝君時,我也聽到了這個聲音……”

所有人嘩然,沒人敢相信這是真的。

夜冥城,夜冥學院。

想起腦海中多出的聲音,墨云老師眼睛瞪圓,嘴巴合攏不了。

“張懸帝君……”

一個多月前,見到對方的時候,弱小的一塌糊涂,只是神靈初期罷了,怎么都想不到,一個月后,已然成就帝君,站在了整個世界的最巔峰。

“他成……帝君了?”

齊靈兒手中的茶壺掉在地上,而不自知。

早知道這位的身份不簡單,肯定會越來越強,做夢都想不到,真成了帝君,而且速度這么快!

“不愧是九天封王……果然和天縱大帝一樣,進入潮汐海就成功突破……”

玲瓏仙子臉色復雜的看向聲音響起的方向。

潮汐海此時已經徹底崩塌,漆黑的空間深處,一個青年傲然站立在空中,雙手背在身后,目光中帶著傲然世界的冷漠。

正是之前,在月亮之上看到的那位。

當初在玲瓏天,遇到對方,因為百葉青紅的事,想要將其斬殺,怎么都想不到,短短幾天功夫,已然跨越了封號的桎梏,成功成就至尊大位!

九天封王,再加上現在的威勢,恐怕會和天縱大帝一樣,成為最耀眼的流星,橫掃九天,舉世無敵。

“難怪不死帝君,認他為主,靈犀大帝鐘情于他……果然不同凡響!”

直到此刻,才明白,之前一直想不通的事情。

這就是眼光,她遠遠不及。

“我們收的那些人,都是他的學生,凡人之體,帝君之姿……果然是另外一個天縱大帝!”

云螭大帝、灼陽大帝,以及玄冥大帝等人同時感慨。

之前還想著,能不能打壓對方一下,不讓其成就帝君,現在看來,根本阻擋不住。

“他突破帝君,沒借用九天混沌金蓮!”

正在感慨,乾坤魔君的聲音突然響起。

眾人一愣。

本以為這位能夠成功沖擊帝君成功,肯定和九天混沌金連有關,所以也沒多想,此時潮汐海破裂,里面的情景歷歷在目,一眼就注意到了虛空中那朵綻放的蓮花。

玉石一般耀眼璀璨,給人一種極強的誘惑力。

“他沒用,就表示我們可以用,一旦使用,實力必然大增……”

扶猛帝君一聲虎嘯。

他心中也充滿了對于實力的渴望,九天混沌金蓮被人吞服了,沒機會倒也罷了,現在好好地懸浮在空中,誰能放棄?

“他剛剛突破,還在晉升力量,來不及煉化這件寶物,是我的了……”

在不遲疑,扶猛帝君猛地向九天混沌金蓮沖了過去。

“別跑,我的……”乾坤魔君也著急沖來。

一瞬間,玲瓏仙子、乾坤魔君、玄冥大帝、灼陽大帝……四大帝君也不再矜持,齊刷刷沖來。

還沒來到跟前,各種力量就匯聚成一個個巨大的手掌,凌空下壓。

都想搶在其他人前面,將這株九天混沌金蓮拿到手里,突破現在的桎梏,成就無上之位。

六道力量,還沒落在金蓮上方,一道巨大的屏障就將其擋在外面,緊接著眾人驚疑的目光中,蓮花越來越綻放,九道光芒,照射整個神界,宛如多出一個太陽。

嘭嘭嘭嘭嘭嘭!

光芒透過屏障,和六道力量對碰,六大帝君同時后退了幾步,一個個臉色發白。

顯然,與九天混沌金蓮的碰撞中,吃了大虧。

眾人滿是不解的目光中,金蓮不停蠕動,蛻變成了一個青年的模樣。

一出現在空中,青年扭了扭脖子,看向不遠處的張懸,滿臉郁悶之色。

“竟然讓你先突破了……還讓我怎么裝逼?”

一個聲音同時響徹所有人耳邊,帶著怒火。

“今日起,我特么也是帝君!”

“兩個帝君?”

“一下突破了兩位?”

“不是兩位,是一個,你難道沒發現嗎,這是他的分身……”

“分身也成就大帝了?”

玲瓏仙子、云螭大帝等人呆在原地,快要瘋了。

帝君,天地最巔峰的象征,無數年來,他們都認為,九天只有九帝,不可能再多出一位,直到天縱大帝出現,才明白,帝君也是可以修煉完成的!

即便如此,依舊充滿了自信,認為自己的地位無人能夠取代,結果……

一天內多出兩位帝君,而且還是本尊、分身的關系,到底怎么回事?

啥時候帝君也這么容易就能突破了?

最關鍵的是……

成為帝君的關鍵時刻,確立威勢的最佳時間,通常要樹立一個偉大傲然的形象……這個分身,怎么給人一種,裝逼不成,惱羞成怒的感覺?

我特么也是帝君……

本來高大上的級別,被你這么一說,和街頭賣藝的有啥區別?

不僅諸多帝君這副表情,神界所有人也都一臉發木,帝君……也能爆粗口?

而且……剛才是張懸帝君,這特么,又冒出一位……

兩位張懸……哪個是真的?

“一人雙帝君,九天來封王!這才是我的主人……”小黃雞眼睛放光。

這才是主人該有的威勢。

不理會分身的自戀,和眾人的震驚,張懸吐出一口濁氣。

本以為必死無疑,沒想到最后時刻,悟出帝君級別的劍法,一舉斬殺帝絕丹,成就帝君。

置于死地而后生。

閉上眼睛,感受到體內洶涌澎湃的力量,張懸拳頭捏緊。

跨過這道大門和未跨過,是兩個概念,不在同一個檔次。

現在的他,宛如掌控著一方世界,一念就可以讓天地都崩塌。

“我的實力,比預想的還要強了一倍,應該和分身有關……”

心念一閃。

本來,對剛剛突破帝君的修為,是有一定概念的,但此刻,明顯比預想的強大了一倍不止,不用想,就能明白……和分身有關。

分身也突破帝君,相當于一體雙魂成帝,靈魂、肉身,甚至真氣,都遠超過普通帝君,達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

轟隆!轟隆!

正在感受體內的力量,天空陰云密布,整個神界都像進入了黑夜,之前眾人封住的裂縫,再次蔓延,神界和剛才的潮汐海一樣,隨時都會爆裂。

“是帝君劫……”

張懸眼睛瞇起。

當修為達到一方空間,不愿意承受的范圍,就會降臨浩劫,就好像名師大陸的古圣劫,上蒼的偽神劫。

而在神界,帝君劫!

想要成帝,必先應劫。

“這帝君劫,也太大了吧……”玲瓏仙子嘴唇哆嗦。

“整個神界都變成浩劫,真夠狠的……天縱大帝,當初也沒弄出這么大雷霆吧!”云螭大帝喃喃自語。

“天縱大帝就一個人突破成了帝君,他將分身也弄成了大帝,實力雙倍的同時,浩劫必然也要翻倍,甚至倍數更大……”

乾坤魔君苦笑。

分身本尊同時突破成大帝,是好事也是壞事。

好事就是,力量增加一倍,雖然剛突破,卻已經算得上神界最巔峰了。

壞事就是……對應的浩劫,也會變得更加難以抵御。

弄不好,剛突破,就是死亡之期。

“這雷霆果然強大,不過,不算什么……”

看著天空的浩劫,越堆積越多,隨時都會降臨而下,張懸微微一笑。

正常情況,剛突破帝君,就遇到這么巨大的雷霆,想要渡過的確很難,但他不一樣!

領悟出了帝君級別的劍法,戰斗力已然達到了帝君的最巔峰,區區雷劫,又算得了什么。

呼啦!

赤霄劍出現在掌心,輕輕一抖。

生當復來歸,死當長相思!

一劍破萬古,整個神界都被這一劍所驚艷,宛如一道亮光劃破黑夜的幕布,所有人視線都出現了短時間的失明。

滿天雷霆消失的無影無蹤。

帝君劫,被一劍掃平!

嘶啦!

浩劫結束,張懸聽到撕破錦繡的聲音響起,轉過頭來,隨即看到神界的裂痕變得更大了。

剛才裂痕從潮汐海蔓延過來,七大帝君就沒擋住,現在伴隨帝君劫的震動太大,整個世界的蒼穹,已經出現了晃動,隨時都會崩塌。

神界,已然和之前的潮汐海一樣,走到了不可逆的地步。

“封印……”

手指一點,雄渾的力量向裂縫處蔓延,想要將其彌補,只不過微乎其微。

就好像玻璃出現了裂痕,哪怕用再強的膠水,也無法讓其恢復如初了。

“可還有其他辦法?”

見彌補了半天,沒有太大效果,裂痕依舊在不停擴大,張懸忍不住看向不遠處的小黃雞。

他是遠古就存在的帝君,或許有更好的辦法。

“我也不知道……”黃雞苦笑著搖頭。

剛才六大帝君都去搶奪九天混沌金蓮了,他沒去,一直想要維持裂縫不要繼續,可惜,用盡了全力,都做不到。

“已經沒辦法了……”

正不知如何是好,一個淡淡的聲音響起,張懸轉頭,隨即看到洛若曦眉頭緊鎖的站在一側。

“神界到底怎么回事?我剛才的一劍,盡管威力不弱,也不至于讓其碎裂的這么厲害吧!”

知道她明白的最多,張懸再也忍不住問了出來。

他突破前,盡管潮汐海的裂縫蔓延到了神界,可也沒破壞的這么大啊,為何突破之后,變成這樣,好像根本沒辦法彌補了?

聽到詢問,洛若曦苦笑一聲:“神界就像一件到了時間的古董,已經承受不住,強大力量誕生了,更何況,你、分身,誕生兩位帝君,一下抽走了所有根基!沒當場爆裂,就已經算很好了……”

“抽走根基?”張懸不解。

“是啊,神界失去了一部分天道,無法運轉如一,已經經歷不起誕生更多強者了……”洛若曦搖頭。

“你的意思……如果我不突破帝君,神界就能維持很久?”張懸皺眉。

難道自己突破錯了?

“當然不是……你不突破,神界也堅持不了一個月就會徹底崩塌……”洛若曦嘆息。

“堅持不了一個月?”張懸瞳孔一縮,其他幾位聽到這個消息的帝君,也拳頭捏緊。

顯然,他們并不知道這件事。

神界崩塌,再高的地位也會變成虛幻。

帝君也會成為笑話。

“你可知潮汐海從何而來?”洛若曦一指不遠處已經碎裂的潮汐海,問道。

“好像是五十年前,突然出現,當時……靈源城也出現了變故,不死帝君失去蹤跡……”一側的云螭大帝插話道。

之前一直想著是四十多年前,仔細算算,已然五十年整了。

短短五十年,不足凡人一生,可神界卻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是啊,潮汐海就是那時候出現的,你們看,潮汐海的入口,像不像神界被撕裂開來,出現的一個大洞?”洛若曦繼續問道。

“像……”張懸點頭。

他剛來潮汐海就發現了,覺得這地方像是神界被撕裂開來,只是認為沒人有這種能力。

畢竟,神界有自動恢復的能力,就算被撕出裂痕,很快也能彌補。

這樣永久的傷痕,真不知道怎么回事。

“這是被人打出來的!”看出了他的不解,洛若曦臉色凝重,搖了搖頭,道。

“打出來?”所有人全都一僵。

他們的實力,也能在空中留下裂痕,但……用不了多久,就會恢復,像是從未出現過一般。

眼前這個,出現整整五十年,甚至還有越來越大的趨勢,真是人打出來的,那這人的修為,該有多高?

難不成,世界上真有比帝君還要可怕的生命?

如果真有,又是如何誕生的,從何而來?

又為何要對神界下手?

眾人震驚不已,張懸則想起了潮汐海見到的那個巨大掌印。

當時就有此懷疑,只是同樣不敢相信而已。

難不成……之前的胡思亂想都是真的?

“五十年前,一個手掌突兀出現,將神界擊出大洞,大片陸地被空洞吞噬進去,形成了這個潮汐海。靈源天的不死帝君,因為與之對抗,被當場滅殺,靈源城也被打的墜入了空間亂流之中。”

洛若曦沒有隱瞞,一五一十的如實相告:“甚至,神界的天道,也被剝離開來,其中的天道有序和天道有缺,落入空間夾縫,飄蕩了不知多少年,成就了天縱大帝和你!”

張懸身體一震。

看來猜測是對的。

剛看到潮汐海的時候,就覺得,可能和自己的天道有缺有關,沒想到竟然真是被人打的墜落。

這個手掌是什么人施展?又為何有這么強大的力量?

“這個手掌,從何而來,又為何要對神界攻擊,我不清楚,但我知道,這種力量,絕非帝君可以抗衡!”洛若曦雙手背在身后,眼中驚懼之意越來越濃郁:“而且,對方的力量,能夠化解天道!”

“這……”張懸陡然想起,靈源城深坑見到的那些特殊力量,天道真氣會與之中和,變成青光消失。

這種力量,潮汐海也有……

難怪神界被擊中的窟窿,五十年都沒恢復,這種力量磨滅天道,自然也就沒辦法修補。

就好像受傷,不去用藥,反倒天天服用辛辣的東西,能恢復才怪。

無法修復,也就永遠都是漏洞,伴隨時間推移,神界越來越虛弱。

“天道本身就遭到了破壞,再加上這種力量消耗,能維持五十年,已經花費了最大努力。根據推算,這次靈氣潮汐后,三個月內,神界就會承受不住,徹底崩塌……現在你和分身,同時突破帝君,吸收的力量太過強大,再加上渡劫施展的劍法超出了天道可以承受的范圍,直接將時間提前了……”

洛若曦搖頭。

要說怨對方,沒有理由。

想要徹底解救神界,只有對方修為突破到帝君,體內掌控的天道成長到極限,才能徹底恢復。

三個月內不突破,神界同樣會坍塌。

與其那樣,還不如提前。

至少,還能更早的應對。

“那現在有什么辦法阻止神界繼續崩塌?”張懸急忙看來。

神界要真的塌陷完畢,生命將全部不復存在,他即便活著,也沒任何意義。

“兩個方法,第一,清除那種能夠毀滅天道的特殊氣息。第二,恢復天道的完整。”洛若曦道。

“這……”張懸一愣:“那些毀滅天地的氣息,如何清除?”

這種氣息,他見過,在靈源城下方,形成了巨大的屏障,想要清楚,恐怕需要海量的天道真氣。

但是……清除真的就有效果嗎?

“這種氣息,經過五十年的時光,我懷疑已經擁有了自己的靈智,并且形成了人類的形態!不然,潮汐海的裂痕能蔓延的這么快。想要徹底解決,需要找到對方并將其斬殺,神界的動蕩自然會停下來。屆時,只要恢復天道完整,眼前的局面就會得到控制,神界也能夠解救過來。”沉思了片刻,洛若曦道。

“形成了人類的形態?”張懸愣住。

那種特殊氣體,也能變成人形?

“是!”洛若曦點頭:“這只是我的推測,具體如何,我并不清楚……”

“哦!如果你推測正確,那它的實力如何?又在什么地方?”這才是張懸最關心的。

如果實力不算太強,集合九大帝君,加上自己和分身,或許能夠一戰。

“深不可測,我們應該不是對手……甚至加上八大帝君,和你,都無法勝過……”洛若曦道:“也只有這種實力,才能不斷撕裂神界,讓我們全都束手無策。”

張懸拳頭捏緊。

也對,要是這么容易戰勝,不至于現在都無可奈何。

“恢復天道完整……是爭天命嗎?”深吸一口氣,張懸再次看來。

“不錯,你和孔師,體內都蘊含天道的一部分,想要讓天道徹底恢復,只能死亡……”洛若曦聲音低沉。

這話,她不愿意說出來,但事實就是如此。

誰都沒辦法逃避。

“我明白了……”張懸苦笑一聲,看過來:“那你將我殺了吧!孔師已死,他體內蘊含的天道有序,想必已經恢復,現在我也達到了帝君境界,有資格爭天命了……”

“既然是爭天命,怎么可能自己尋死?”洛若曦搖頭:“如果甘心就戮就能解決眼前的局面,我寧愿被你殺死。”

天命要爭,不爭,如何彌補天道?

“爭天命,并非你達到帝君,就有資格了,而是要有爭的能力……而這種能力,第一條,就是獲得九天承認!”

洛若曦接著道。

“獲得九天承認?你的意思是……挑戰九帝?”張懸愣住。

獲得九天承認,據他所知只有兩種方法,第一,九天封帝。第二,挑戰九帝,讓他們認可自己。

九天封王,他做到了,但九天封帝,肯定沒那么容易,否則,孔師也不至于連續挑戰其他八帝,目的只為了獲得認可了。

洛若曦點頭。

聽到二人的對話,乾坤魔君等人面皮一抽,難道……還要被打一次?

你們爭你們的天命……打我們做什么?

就好像別人打你,你就打自家養的鸚鵡一樣……這叫什么事!

不帶這么玩的……

正滿是郁悶,就見青年轉身看過來。

“那好,你們一起上吧……”

和分身雙雙突破帝君,再配合帝君級別的劍術,青年現在的實力,不畏懼眼前的任何一位。

或許和全盛時期的孔師比,可能還略有不如,但面對這些人,已經游刃有余。

“擦……”

諸多帝君哭了。

大哥,你想裝逼,也不至于這樣吧!

一個個被擊敗,都很丟面子了,一下要挑戰我們一群……

要臉不?

我們可是帝君,這樣做,真的好嗎?

臉憋得透紅,一起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不用比了,我認輸!”小黃雞當先道。

眼前這位是他的主人,認輸也沒什么可丟人的。

“這……”見不死帝君認輸,其他人面容尷尬,片刻后嘆息一聲:“我們也認輸……”

不認輸不行啊,真要被打的認輸,丟人丟的更大。

本尊、分身雙帝君,更是九天封王,再加上戰斗的時候,還可以帶獸寵……怎么打?

相當于一下和三大帝君戰斗……

最主要的是,剛才破開雷劫的一劍,都看到了,集合眾人之力都抵擋不住,更別說單獨了。

畢竟,大家都是要臉的,圍攻還組合陣法,實在做不出來。

“這……”見眾人紛紛認輸,洛若曦眉頭也是亂跳。

人家孔師挑戰的時候,獻上拜帖,各種約時間,禮節做足,即便輸了,也滿是儀式感……你倒好,直接一句一起上啊……

太不將帝君當干糧了……

換做任何人,都會心中難受,郁悶的不能自已吧!

扶猛帝君、云螭大帝、灼陽大帝、乾坤魔君、玲瓏仙子、玄冥大帝加上不死帝君,七大帝君同時認輸,七天的玉璽,同時傳來一股特殊的力量,將張懸籠罩在內,一剎那間,就感到獲得了七天的認可。

再次行走在這七天內,將不會受到任何排斥,而且同時能夠得到七天修煉者的愿力。

“嗯?不對,不是七天,而是八天,我已經得到了八天的認可……”

張懸突然一愣。

七大帝君認輸,按照正常情況,應該只得到七天的認可,但現在感應中,神界八天,都對他沒有絲毫排斥。

好像劍神天,早就認可了自己。

“是赤霄劍,劍神天的劍神,將赤霄劍送給你的時候,他們劍神天,就已經認可了你的力量和潛力……”

知道他的疑惑,洛若曦解釋。

張懸恍然。

難怪劍神天那位青年,說花費了幾十年才煉制出這柄劍,獲得一天認可,這柄劍即便不是玉璽,也相差不大了。

“我已經獲得八天認可,可否能與你爭天命?”

感受到獲得八天認可,身上的力量,更加雄渾,張懸再次看向眼前的女孩。

當初的孔師,就是和八天挑戰完畢,最后挑戰的洛若曦。

“你做出決定了?”

洛若曦眼眶一紅。

一旦開始,二人必須死上一位。

“決定了……”雙手背在身后,張懸向下看去,伴隨動亂,神界已經一團亂麻,各種殺戮,各種戰斗,各種搶奪資源,宛如亂麻,神王都無法阻止。

爭天命晚一些,他是可以多活一些時間,但伴隨時間拖得越久,神界死的人就越多。

他不大公無私,卻也絕不是是自私之徒。

能早解決眼前的局面,絕不會為了一己私利,拖下去。

“那就開始吧!”

深吸一口氣,洛若曦秀眉揚起,手腕一翻,一柄長劍出現在掌心。

盡管不舍,盡管不甘,卻也知道,無法改變。

自從她答應做對方女朋友那一刻起,二人的命運就已經決定了,無法逃避,也無法更改。

注定是個悲劇。

“開始吧!”張懸微微一笑。

二人的修為,急速提升到極點,剛想動手,就感到一陣劇烈晃動,一股浩瀚無垠的力量,蔓延而至。

轟轟轟!

之前不停延伸的裂痕,變得更加巨大,潮汐海漆黑的洞口,緩慢旋轉,宛如變成了吞噬萬物的深坑。

靈氣、陸地,包括生命,眨眼功夫被吞噬其中,化作一道道青光,耀眼奪目。

“糟了,是那種特殊氣體形成的怪物……”

急忙轉身,洛若曦忍不住驚呼。

“怪物?”

張懸拳頭捏緊。

剛才對方說了,那種毀滅天地的特殊氣體,極有可能匯聚出了靈智,形成了人形的怪物,本不知何時才能見到,沒想到,這就要出現了。

轟隆隆!

伴隨洞口吞噬的力量越來越多,整個神界的空間都扭曲起來。

靠近黑洞的敖封等人,都堅持不住隨時會被吞沒。

張懸伸手將其抓了過來,放在身后,眉毛揚起,手中長劍揚起,猛地激射。

又一道劍意蔓延,來到洞口停頓了一下,同樣被撕裂。

“好強……”

臉色鐵青。

剛才一劍之下,漫天雷霆都能一掃而空,現在竟然連一個黑洞都無可奈何,特殊氣體匯聚的東西,到底是什么?

“要出來了……”

洛若曦眉毛揚起,體內真氣沸騰,隨時都會爆發出最強攻擊。

伴隨她的話,旋轉的黑洞中,一個墨色的人影,一步步向外走來,所到之處,再強大的兵器,都瞬間化作齏粉,被中和成青光,消失的無影無蹤。

“特殊氣體……”

張懸心中一冷。

這種氣體,他親身經歷親眼見過,知道可怕,天道真氣都能中和,神界最強的法寶在面前,都會和硫酸下的金屬一樣輕松腐蝕掉。

走出漩渦,人影淡淡看了過來,眼睛瞇起,給人一種溫潤之意:“張師,好久不見……”

“怎么會是你?”

瞳孔一縮,張懸全身一緊。

出現在眼前,由那種可以中和天道真氣的物質形成的人影,竟然是他的老熟人……狠人!

急忙向腦海中的天道之冊看去,就見里面已經空空如也,原本禁錮在里面的狠人,早已沒了蹤跡。

不知何時消失了!

他記得很清楚,進入潮汐海的時候,還見到過這位,怎么突然消失,而且變得如此強大?

“是不是很奇怪,我明明被你的天道之冊鎮壓,怎么能悄無聲息的離開,并且來到這里?”

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狠人淡淡一笑。

張懸眼睛瞇起。

“天道之冊的確很可怕,但你有沒有想過,鎮壓我的是名師大陸形成的天道之冊,到了上蒼,我的實力達到虛仙境界,就已經可以輕松破解了,卻為何一直沒有反抗?”

狠人道。

張懸心中一緊。

這點的確是他疏忽了。

天道圖書館,伴隨他進入的世界不同,威力也不同。

名師大陸的時候,符合名師大陸的天道,形成的天道之冊,古圣之下幾乎一碰就死。到了上蒼,仙君之下,皆為螻蟻。

至于到了神界,只要不是帝君,封號都難逃一死!

由此可以看出,天道之冊,是伴隨圖書館所在的環境,慢慢晉級的。

神界形成的天道之冊,在名師大陸施展出來的話,估計整個大陸都承受不住。

狠人跟隨在自己身后,修為一路增加,進入潮汐海的時候,已經達到了神王級別,這種實力……又怎么可能無法掙脫名師大陸形成的天道之冊?

顯然是最大的矛盾點……自己卻沒發現!

“我來到神界,曾說過,修煉越來越快,身體更適合神界,并非吸收神界靈氣進步快,而是這種毀滅神界的力量!尤其是你帶我進入了深坑內部,我發現,能更快的吸收……當然,將深坑內的所有氣體全部吸收,也不足以完整蛻變,潮汐海才是我展翅飛翔的所在!”

“這里脫離了神界桎梏,沒了天道的制約,天道之冊也就無法對我壓制,所以,在你尋找帝靈草的時候,悄悄離開,再次吸收那種特殊力量,成就了現在的實力。”

狠人看過來:“帝絕丹能夠找到帝靈草,也是我帶過去的,否則,它在潮汐海這么多年,都無法取走這株藥材,為何你一進來,就成功了?”

張懸恍然大悟。

剛才就奇怪,帝絕丹,如果真能將帝靈草取走,肯定許久以前就去做了,為何一直沒動靜,反倒分身融合九天混沌金蓮的時候,在去吞噬?

原來有人幫忙!

也對,帝靈草所在的空間,混亂無比,危機重重,即便是自己,也是借助洛七七的力量才進入的,沒了她幫助,很難成功,更何況當時的帝絕丹!

如果這么容易就完成,這三株藥材,肯定早就被人煉化了,又怎么可能等到現在。

“我乃縱橫天地的狠人,當初孔師,都連續被我設計,差點身死道隕,你將我收為下人,隨意差遣,狗一樣的使喚……不殺你,難消我心頭之恨……”

解釋完,狠人一聲咆哮。

數萬年前,他就縱橫名師大陸了,好不容易復活,卻被一個晚輩收服,心中的怨念可想而知。

不過當時形勢不如人,忍氣吐聲罷了。

“你不是特殊氣體,誕生的神智,而是……掌控了特殊氣體?”張懸明白過來。

之前洛若曦說,特殊氣體多年的沉寂誕生了屬于自己的靈智,現在看來,并非如此,而是狠人將這些氣體吸收,重新匯聚了屬于自己的力量。

“你猜的不錯,我們靈族人,根源是靈源城的神靈,是在五十年前,被一只大手硬生生打的墜入空間亂流的……本來想著依靠實力,可以重新回到神界,誰知……那種特殊的氣體,伴隨我們,一直消耗著我們的力量!”

狠人牙齒咬緊:“當時我就想,如何能夠將這股力量轉變成自己的……可惜,直到被孔師斬殺,都沒成功!”

“直到重新復活……才恍然大悟,這種特殊氣體,和我們修煉的真氣,截然相反,想要借助其中的力量,幾乎不可能……除非,將體內的力量全部放棄,重新來過!”

“所以,我是心甘情愿被孔師斬殺的……否則,真的你以為,當時他的實力,可以殺的了我?”

張懸再次沉默。

名師大陸的時候,他看過無數資料,并沒有一本記載,孔師如何將狠人斬殺的,只記載當時大戰,十分慘烈,具體如何,沒有詳細標明。

后者也言語不詳,一直說記不得了。

難道……真是他故意被殺?

目的只是為了放棄一身修為,好更好的吸收,那種能夠中和天道真氣的特殊力量?

也對。

神靈再弱,也不是所謂的古圣,可以消滅。

或許……當初的孔師,也被騙了。

孔師死亡,留下后手,和他爭斗多年的狠人,又怎么可能,甘心就戮,而沒有任何辦法?

“你既然是神界的生命,應該和我們一起阻止神界崩塌,而不是控制這個黑洞,不停吞噬!神界滅亡,對你又有什么好處……”

知道對方解釋這些,是為了拖延時間,讓黑洞吞噬更多的力量,張懸忍不住道。

既然他是神界的人,被手掌打落,應該會對手掌產生憤怒,守護神界,為何控制黑洞,不停吞噬,加速神界的破壞?

“我是神界生命又如何?當初被拍落到空間亂流,他們這些帝君,誰關心過我的死活?如此腐朽的神界,早就該覆滅、重建了,留著也沒什么意義!”

狠人冷冷一笑。

他落難的時候,誰理會過他,各種求救,各種想盡辦法,等來的卻是沉默和失望。

從那一刻,他就知道,想要強大,只能自救。

而通過正常修煉,成就帝君,絕無可能,只有吸收那種特殊的氣體,才能超越對方!

最終……成功了!

“好了,該說的都說了,既然要毀滅,你們就給我死吧……”

一聲怒喝,狠人身體釋放出龐大的力量,四周出現一道道裂痕,目光一閃,就要像張懸等人攻擊而來。

“慢著……我和你簽訂過靈魂契約,這種契約,沒辦法化解,你是怎么脫離的……”

張懸眉毛一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青青青免費視頻在線觀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天道圖書館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