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青免费视频在线观看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青青青免费视频在线观看 > 大国崛起1900 > 第四十二节 制恶妇

第四十二节 制恶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杨潮知道黑牛的嫂子仗着娘家的实力,在牛家作威作福,牛家父母都不敢管。

    黑牛来当兵,军饷全都送回去给嫂子收着,以前黑牛是光棍一条那也就算了,可是黑牛从北京可带回来一个漂亮媳妇,他最先挑的,也选了好久,还是最漂亮的,因此很疼媳妇。

    可是他嫂子可不是个省油的灯,黑牛带媳妇回家,这又添了一口人,而且还要占房子,家里就那么点大,黑牛嫂子心里那房子将来都是她儿子的,可谁想黑牛带回来一个媳妇,要是再生一个儿子可怎么办?

    于是变着法的欺负黑牛媳妇,黑牛从北京回家后,媳妇给他诉苦,他只能劝媳妇忍忍,媳妇说别的都能忍,可就是吃不饱饭难受。

    黑牛想了想,之后的军饷,就悄悄的给媳妇一部分。但是嫂子不乐意了,黑牛的军饷一个月就是八两,吃穿都在军队,因此一分钱都不用花,可是突然每个月就少了二两银子,她不用想都知道是给了他媳妇。

    嫂子气急了,对黑牛媳妇污言秽语,什么不知道哪里来的biao子之类的谣言到处造,让黑牛媳妇在村子里根本抬不起头来,又造谣说跟村子里谁谁谁,不清不楚之类的,家里的脏活累活也都给黑牛媳妇干,动辄打骂。

    黑牛媳妇受不过,就不敢再要黑牛偷偷给的军饷了,但是确实是饿不过,在地里干活的时候,竟然都晕倒了,黑牛听说后,不顾班长不同意,径直跑回家,请大夫一看,说他媳妇怀上了。

    黑牛这才知道媳妇为什么会饿晕了。

    黑牛气不过跟他嫂子大吵了一架,接着求父母做主,可是父母不敢说话,只是一个劲的在一旁抹眼泪。

    黑牛最后求同村的战友张国柱,让他媳妇先住到张国柱家里去,他想攒钱盖房子分开单过,可是他嫂子又去闹的张国柱家不得安生,只能又把他媳妇接了回去。

    黑牛实在没办法了,只能给嫂子跪下,希望她能让媳妇吃饱,起码等孩子生了。

    但,一切都没有改观,黑牛媳妇最后受不了了,悄悄的跑了,想来青岛找黑牛,结果饿晕在半道,被好心人送到青岛,小两口包头痛哭,谁知道他嫂子又来青岛,把他媳妇又接了回去,之后更是备加欺辱。

    看着七尺高的汉子跪在自己面前,哭的没有个人样,谁拉都拉不起来,杨潮也感觉胸中有一口闷气堵着出不来。

    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其实都是穷闹得,这年头老百姓就这样,多一口人就有可能养不活,他嫂子为了自己的儿子,那绝对是豁出去非得把黑牛媳妇肚里的孩子折腾没。

    “黑牛,起来,这事老子管定了。”

    杨潮保证道,黑牛这才重重的给他磕了几个头,然后才站起来,不断的用袖子擦眼泪。

    杨潮虽说答应帮忙,但是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事一个外人还真不好管。

    杨潮的打算是,让黑牛跟家人分家单过,大不了给黑牛在青岛这里买个院子,先让他媳妇住下,至于黑牛的嫂子,杨潮觉得自己也不要惹了,这种女人不太好惹。

    可是没想到杨潮不想惹人家,人家倒是惹上门来了。

    第二天,杨潮正打算跟士兵们道别,以后就不能来军营了。

    这时候突然军营门口吵闹起来。

    “黑牛,你给老娘出来。军饷发了为什么不拿回家,是不是又想给你那个骚狐狸用啊,你给俺试试。你不把军饷交给俺,别指望俺一个人养你那老不死的爹娘。告诉你,没有老娘你们一家子都得喝西北风!”

    军营门口一个泼妇,指着军营大骂,门口站岗的德国兵不知道情况,还傻乎乎的张嘴笑看泼妇又骂又跳,还以为在唱戏呢,这让泼妇更得意了,骂的更凶了,边骂还边跳脚。

    正走出军营的杨潮不用想也知道这就是黑牛的嫂子了。

    只见旁边还站着一个男人,长得老实巴交,黑乎乎的脸跟黑牛有几分相像,但是却老了许多,驼着背,弯着腰,一看就是窝囊废。

    黑牛等一群士兵就跟在杨潮身后,他们是来送杨潮的,看他嫂子在门口骂,黑牛躲在人后根本就不敢站出来,他知道他今天出了头,受苦的还是他媳妇和肚子里的孩子。

    “骂了许久,黑牛受不过。低着头走出来,手里抓着一把银元,往嫂子面前一扔。就低头往军营中钻去,脸上的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

    “这才像话!黑牛你记着,下个月我还来。乖乖把钱给老娘了,才能伺候你老不死的爹娘还有你那狐狸精媳妇。”

    黑牛嫂子一边捡钱,一边说道,黑瘦的身材配上黑瘦的脸庞,本该是老实本分的农民,却让人感到说不出的恶毒。

    这事没法管!

    杨潮冷眼看着,没有说话,黑牛家就在胶州城附近的一个村子,德国人占了胶州湾后,哪里就属于交界地方,有些三不管的味道,加上清朝官府一向也不太管这种事,一般情况下村民遇到这种事情,往往都是请族里的老人,或者同村的长辈来主持公道。

    但是遇到这种恶毒的女人,还真是谁都没办法。而黑牛的嫂子家里据说很有势力,不但兄弟多,而且还藏着枪,已经成了当地一霸,也有人说他们在关东当过土匪,就是这么发家的。

    当务之急是把黑牛媳妇接出来,别真给人祸害的没了孩子,那样黑牛估计就哟疯了。

    杨潮正想着怎么把黑牛媳妇接出来呢,袁克定就到青岛了。

    “袁公子,可是要开拔了?”

    杨潮以为袁世凯大军开拔,派儿子来通知自己,心想袁世凯也太小题大做了,这种小事派个人就行,甚至发一封电报到青岛就行,可是竟然派他儿子亲自来。

    “杨兄不用着急。大军已经先期开拔,家父来让在下接杨兄一起。迟早上路都行。”

    杨潮更是吃惊,这不是派他儿子来通知自己,而是派他儿子来保护自己上路的。

    袁世凯对自己如此看重,杨潮心中也不免有些得意,但是却有些意外,以为自己在德国的所作所为让袁世凯认定自己是一个人才,其实他根本不知道,袁世凯更看重的是他背后的能量,袁世凯误以为杨潮之所以能说动德国人,是因为跟德国人的交情呢,至于载沣说的用宝石换的,袁世凯这种人物是不信的,什么宝石能价值近亿两赔款?德国人可不是败家子!

    所以他认定德国人更多是因为杨潮的交情,才会做出这么大的让步的,杨潮在德国的能量不容小觑,甚至比李忠堂都要强大。

    因此岂能不拉拢。

    “这样啊,真是麻烦袁公子了。”

    杨潮客气道。

    袁克定却佯怒道:“袁公子,袁公子的,听着人不舒服。若是杨兄看得起在下,就以兄弟相称如何?”

    这怎么能拒绝。

    杨潮连忙道:“如此在下就斗胆喊一声袁兄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