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青免费视频在线观看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青青青免费视频在线观看 > 大国崛起1900 > 第一百五十六节 挤兑

第一百五十六节 挤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张之洞比较开明,杨潮汇报中的许多工业,他听都没有听过,比如从石油、煤炭里练药和燃料的化工,他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让张之洞知道,单凭中国的力量,想要办这些事真的是不可能,只能引入洋人技术,在杨潮面前,他总是觉得自己老了,跟不上时代了。                                    所以张之洞最后还是批准了杨潮的计划,只是叮嘱杨潮,一定不要有辱国体,不能丧失国权云云。                                    得到张之洞的支持后,杨潮就开始准备,本打算年前就走,可是突然上海发生了变故,耽误了他的行程。                                    “谢总董到底怎么回事?”                                    上海外滩,一条繁华的大街上,一个不是很起眼的单层石质建筑,小小的门脸,挂着杨子工业银行的招牌。                                    这本是一家洋人的别墅,花了十万两银子买下来,就成了杨子银行的总部。                                    负责的正是谢冠辉。                                    不过此时谢冠辉苦着脸站在杨潮面前,唉声叹气,因为银行前排了一条长长的长龙,全都是来银行兑换黄金的客户。                                    “我们的金元券发了五十万两,本来我们是有足够的储备金的;但是这次救灾中,我们跟美国人完成三十万两黄金的交割,可谁想到,昨天开始,就有人拿着我们的金票来兑金,老百姓不明所以竟然也跟着来挤兑。现在都在传,我们杨子工业化银行把金子都送到了美国去了,我们的金票一文不值。”                                    杨子银行有两种银行券,一种是银两券,一种是金元券,银两券对应的自然是白银,而金元券对应的在是黄金。一元金元券的含金量定为一克。                                    杨潮最初的目的,是用来跟洋人银行竞争的,将洋人把持的外贸进出口汇兑业务拿过来,让中国参与进出口贸易的商人,将金银之间的汇兑交给杨子银行。                                    谢冠辉做的是不错的,他在上海有庞大的关系网。很多钱庄、票号都还买他的账,愿意走杨子银行来进行汇兑。                                    杨潮此前就攒下了十来吨黄金,也就是五十万两,都给了谢冠辉运作,这次跟美国人的粮食交割,杨潮当然也要走杨子银行了,可谁知道一时抽走太多黄金,却被人给利用了。                                    这显然是有人在恶意攻击。                                    “知道是谁在后面使坏吗?”                                    杨潮问道。                                    谢冠辉道:“来挤兑的大户,就是我们平常的一些大客户。”                                    “谁是带头的?”                                    见到谢冠辉吞吞吐吐。杨潮厉声问道,他知道谢冠辉有苦衷,这些人都是他的老朋友,老客户,实在是不想伤了和气。                                    “通惠银号。”                                    谢冠辉叹道。                                    这是上海大亨虞洽卿的银号,虞洽卿背后则是洋人银行团,表面上他是德商鲁麟洋行、华俄道胜银行,荷兰银行的买办。但是业务跟大大小小的洋人银行都有来往。                                    “荷兰人怕是没有这个实力吧?”                                    这次明明是以虞洽卿出头,有背后势力想要挤垮新生的杨子银行。这种事并不奇怪,洋人银行靠着实力,在上海大肆发银行券还经营金银汇兑业务,这是他们的核心业务,而现在杨子银行横插进来,洋人不想挤垮杨子银行才是怪事。                                    但是无论是虞洽卿也好。他背后的荷兰银行也好,都未必能动拥有五十万两黄金储备的杨子银行,哪怕杨子银行刚刚支走了三十万两黄金。                                    “听说有汇丰银行出资。”                                    谢冠辉叹道,他在上海金融业,虽然没有虞洽卿这样的巨头强大。但是也是一号人物,打探到一些内幕完全是不成问题的,还不至于被人阴了还找不到对手。                                    “这就难怪了。汇丰银行啊。好吧,就是沙逊亲自来了,又能如何?”                                    杨潮冷哼一声。汇丰银行一开始是十几家欧美洋行联合发起的,后来被英国人排挤,成了一家英商独资银行,的股东中,太古、沙逊、怡和三家洋行为大,但最大的巨头,是沙逊这个犹太人。                                    沙逊家族,是在印度起家,靠着向中国贩卖ya片发财的犹太巨头,在印度和中国都有庞大的资产,有印度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之称,而他们家族还真的跟罗斯柴尔德家族有联系,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女儿嫁到了他们家族。                                    这样一头巨鳄的支持下,汇丰银行也就成了上海最强大的银行,其他洋人银行只能仰他们的鼻息。而且有英国政府的政治支持,英国人掌握的海关关银在交割之前,全都存在汇丰银行中,他们长期可以动用这笔数千万的固定存款,而关税是清政府最大的财政来源,可以说清政府的国库就存在汇丰。因此汇丰在欧洲人的眼中,甚至有中国的央行的角色。                                    因此得知汇丰在背后插手后,原本还打算通过自己的关系网,调动资金来化解危机的谢冠辉立刻就告知了杨潮,因为他知道,汇丰出手了,他的关系网怕就不好使了。                                    可是杨潮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让谢冠辉实在是看不懂了。                                    “杨大人?”                                    杨潮笑道:“谢总董放心吧。不就是亏空了三十万两黄金吗,十来吨而已!”                                    杨潮上回可是在海里捞了两百吨黄金的,可惜一直还没有动过,两百吨黄金,那可是五百多万两,合计美元一亿三千多万。                                    “莫非大人手里还有黄金?”                                    当然有了,两百吨啊,只是并不完全放心谢冠辉,但是这一年来,谢冠辉表现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最关键的是,山东培养出了一批自己的人才,从美国留学回来学习金融的几个学生,杨潮都送到了上海来,有他们盯着不会出事的。                                    所以杨潮这次干脆就将两百吨黄金送来了。                                    “你不会以为本官让你帮忙经营银行,就只给你五十万两黄金那么小家子气吧?”                                    谢冠辉心里腹诽,五十万两黄金还是小家子气?这比任何一家洋人银行都不差!                                    但是很快谢冠辉就知道自己真的错了,跟五百多万两黄金相比,以前真的是太寒酸了。                                    “怎么样?有信心了吧!”                                    将自己带来两百吨黄金的消息告诉谢冠辉后,杨潮喝了口茶随口问道。                                    谢冠辉这才从震惊中缓过来,立刻就是一副土豪的架势,一摆手大气的说道:“大人放心,有这么大的本钱,莫说不怕挤兑了,就是把洋人都挤出去,小人也有信心。”                                    杨潮叹道:“现在还挤不走他们,他们背后有人啊。”                                    不提在伦敦一手遮天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就是沙逊家族,也不是五百万两黄金能挤走的,杨潮这一点还是很清楚的。                                    “所以,不要太张扬了。这些钱留着就好,不要让他们知道了,被人摸清了底细,肯定还会想办法生事的。我们的目的可不是跟他们不断的斗下去,而是先把我们的架子铺开,不但要在上海,还要在青岛、烟台、天津、汉口,凡是大码头,大口岸,都要有我们的银行。”                                    谢冠辉点点头,杨潮的魄力很大,他的魄力何尝不大。                                    “记住,我们要做的,不是单纯的挣钱,而是要打造一个金融体系。说不好将来中国组建央行的时候,我们也能出把力。不瞒你说,如果有机会,这个央行我们来做。而你,就是中国第一任央行行长!”                                    谢冠辉又一次震惊了,但是心中却沸腾起来,做银行的谁不想做中央银行,那个银行的行长,不想做央行的行长?                                    有杨潮的黄金,谢冠辉很容易就平息了挤兑,毕竟总共才发出去了五十万两,而杨潮送来了五百万两,无论你的对手有多强,但是你没有弱点,他怎么能攻击到你?                                    反倒是这次挤兑中,杨子银行不断的有黄金从库房中运出来,还是一枚枚含金量十足的西班牙金币,这倒是让客户看到了杨子银行的实力,让杨子银行反倒更出名了,客户更多了,谢冠辉借着这个风头立刻就在其他口岸开设分行。                                    对杨潮来说,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他不知道的是,这只是一波冲击的开始,真正的大浪潮还在后头呢。                                    杨潮真正关心的,还是去欧美进行早上,处理了挤兑后,过了年,杨潮立刻就出发了。                                    这次他乘坐的是齐柏林第二代飞艇。                                    齐柏林—杨潮飞艇公司,第一代飞艇,就是去年环球航行那一艘,在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轰动效果,成本自然是收回来了,不提杨潮打广告的钱,仅仅是游艇船票,半年后就达到了三百万。                                    这三百万中,一百万是那些年票,其他的散客票、单程票也有一百万,剩下一百万则是参观收入。                                    虽然飞艇环球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飞艇所及之处,还是制造了大量的焦点效应,巨大的飞艇,完全就是一个工业时代的大明星,所及之处凡是见过的人,无不惊叹,因为两百米的身躯,已经比绝大读书军舰都大了,而飞艇是飞在天上的。                                    所以这艘飞艇所到之处,依然能收到大量的参观收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