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青免费视频在线观看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青青青免费视频在线观看 > 大国崛起1900 > 第五百八十三节 闭着眼睛的天黑

第五百八十三节 闭着眼睛的天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readx();    第240票。
  
      ————————————
  
      弗拉基米尔同志时代,尤其是新经济政策时期,苏俄并不算封闭,因为弗拉基米尔是真正有信仰的好同志,他渴望让全世界都听到苏俄的声音,知道苏俄正在创造的伟大事业。
  
      所以许多记者都能自由出入莫斯科,但是史达林上台了,这是一个比弗拉基米尔更加清醒的现实主义政客,一切都从实用出发,一开始他也没有禁止西方记者报道,但是当苏俄第一个五年计划完成,正站在荣誉的最巅峰,筹集资金准备第二个五年计划之时,乌克兰******爆发了。
  
      史达林可不想让西方人随便报道这种事情,于是他找了一个借口就将所有西方记者赶出了莫斯科,能够自由采访的记者都是得到苏俄特批的。
  
      其中有三个英国记者赫赫有名,其中之一叫做杜兰蒂,他是英国人,但却是受雇于美国纽约时报的。另外两个英国记者则是曼彻斯特卫报的记者,一个叫做缪格里奇,一个叫做琼斯。
  
      《曼彻斯特卫报》是比较偏左的报纸,缪格里奇本人也是一个左翼分子,在工党执政时期,他这种左翼分子是十分受苏俄欢迎的英国记者。
  
      同为英国人,杜兰蒂、缪格里奇和琼斯三人的私人关系是不错的,在莫斯科精彩聚在一起聚会。
  
      杜兰蒂本人是一个八面玲珑的家伙,他没有明显的价值取向,一定非说有的话,那就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主义,此人为了功成名就,将自己的记者前途赌在了神秘的苏俄,他十分有计划的花费一年时间,不断的对苏俄歌功颂德,发表各种几乎是苏俄官方意识的新闻,他的报道不但在西方国家赢得许多左翼读者的欢迎。更是让苏俄政府欣喜若狂,将他的霸道转载回国,作为迷惑本国人的利器,‘看看。西方记者都是这么歌颂苏俄的,你们还有什么理由感觉不幸福?’,于是杜兰蒂在苏俄的名气越来越大,这时候他本人才选择来到莫斯科。
  
      他很快就在莫斯科打开了场面,跟很多苏俄高官交了朋友。甚至得到了伟大领袖的亲自接待,得到采访伟大领袖的光荣,亲自得打了伟大领袖的指导,成了苏俄人民的“老朋友”。
  
      由于杜兰蒂的报道,缪格里奇和琼斯一开始还以为这是一个左翼记者,对他很有好感,认为他将人类世界最伟大,最具有先进性的国家的真相,报道给了全世界,并未他能得到伟大领袖的赏识而羡慕不已。
  
      可是饥荒一开始。一切都变了,在莫斯科的记者们,听到了各种小道消息,听说了乌克兰发生严重饥荒的事实。
  
      一开始缪格里奇对这种言论嗤之以鼻,伟大的苏俄怎么可能发生饥荒,又没有西方帝国主义的干涉,又没有发生战争,乌克兰那种地方怎么可能发生饥荒,以一个正常人的正常思维想一想,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吗。
  
      但是这种言论在私下流传的很广。尤其是记者圈子中讨论的很热烈,缪格里奇决定打破这种谎言,他向苏俄政府申请去乌克兰采访,但是他被拒绝了。杜兰蒂却被允许了。
  
      缪格里奇有身为记者的好奇心,于是他未经许可,私自偷偷去了乌克兰。
  
      缪格里奇看到的情况让他大为震惊,由于百分之八十的农户都没有加入集体农庄,结果家里的所有余粮、种子都被苏维埃给抢走,许多家庭饿得走不动路。躺在床上等待死亡,有人为了活下去悄悄宰杀自己的孩子,甚至还好心的将儿子的骨肉假称牛肉去给快饿死的邻居吃,苏俄政府唯一做的事情是雇佣一些饥民来填埋死人,以免死人的尸体被人吃掉,可是这些同样是饥民的人,为了获得埋一个人200克面包的酬劳,不惜将还没有饿死的邻居直接扔进土坑之中,很多人祈求他们不要埋了自己,告诉他们自己还能活下去。
  
      缪格里奇多次看到别人用看食物的眼光看自己,一开始他还以为这些人可能想从自己身上得到食物,后来他才明白,不是这些人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而是这些人直接就把他当成了食物。
  
      缪格里奇擅自行动很快就被苏俄政府发现,由于他的外国人身份,他被送到了莫斯科,被严密的监视起来。
  
      琼斯跟杜兰蒂和缪格里奇不同,他的地位更高一些,是一个专门处理国际事务的记者,经常出入各国,显然是一个金牌记者,是端纳那种高级记者,他是听到苏俄饥荒的事情来到苏俄的。
  
      他倒是没有缪格里奇那样敬业,没有冒险前往乌克兰灾区,而是停留在莫斯科收集各种信息,琼斯之所以是金牌记者,那是因为他比别的记者能力更强,他没有去现场,只从一条条信息中就梳理出了事情的脉络,总结出了饥荒发生的原因,推断出了饥荒的范围。
  
      琼斯的地位让他更容易发表报道,而且很容易得到国际转载,前年他就在《西方邮报》上发表了题目为“俄国农民的逆来顺受是英国人不能容忍的”和“俄国工人的幻灭——由食物短缺导致的对五年计划的反抗”,不但报道了苏俄的饥荒,而且报道出了农民反抗苏俄起义的事情,但他并不知道严重性,他不知道的是,在整个五年计划期间,苏俄农民总共发动了几千次农民起义,但却都被血腥的镇压。
  
      去年琼斯又发表“还有汤喝吗?——俄国在饥饿中面临严冬”,今年琼斯又一次来到苏俄,并成功取得了前往乌克兰采访的批准,回到莫斯科之后,巧遇了缪格里奇,作为同乡、同行,两人决定喝一杯。
  
      琼斯遗憾的告诉缪格里奇:“可能有数百万人正在饿死。”
  
      缪格里奇皱起眉头,作为左翼分子,他是真心喜欢苏俄的,苏俄政策导致的灾荒他能接受,但是不能接受的是苏俄掩盖真相的做法,他自己也看过了,确实有人在饿死。可是苏俄不但否认饥荒存在,而且大肆宣传乌克兰的丰收,驳斥西方人的阴谋宣传。
  
      “我看到许多村子周围,都有军队在把守。不允许任何农民出入,就让他们白白饿死在村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