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梅:玫瑰的芳香——太原钢铁集团有限公司 
候选人介绍 候选人介绍 >>杨贵梅:玫瑰的芳香

杨贵梅:玫瑰的芳香



杨贵梅,一位普普通通的女工,却拥有着一颗博大而慈爱的胸怀。她扶残助残十几年,默默无闻,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着人世间的真善美。然而,却很少有人知道杨贵梅的善举,她本人从来没有张扬。偶然听说了杨贵梅为残疾工友做好事的事后,一直想挖掘挖掘。然而,她却含笑谢绝。无奈之下,只好从几位受助者那儿,感受到了这位女工高尚的情怀。

初识残疾人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太钢集团公司成立了安置残疾人就业的福利总厂,许多职工残疾子女告别苦闷的“待业”生活,兴高采烈地报了名,来到福利总厂就业,开始了人生崭新的生活。

冲减车间是当时福利总厂安置残疾人最多的一个车间,健全职工与残疾职工的配置比例几乎对半。冲机上安置的大多是健全职工,产品包装线则是残疾职工。作为健全人,杨贵梅被安排在了冲机上做操作工,她下道工序恰好就是产品包装线,于是和残疾职工有了更多的交往。残疾职工虽然身体有缺陷,可在自己的岗位上干起活来一点也不比健全人逊色,他们吃苦耐劳,忍辱负重的自强精神很快赢得了杨贵梅的尊敬。从这条生产线上走出了福利总厂第一位出现公司劳模大会的残疾职工;这里有第一个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残疾兄弟;还有两三个残疾职工被太原市残工委授予自强模范的荣誉称号。杨贵梅和大多数健全人一样,起初只是同情怜悯残疾人,在工作交往中,她渐渐地生出一种情愫——满腔热情扶助那些残疾职工。残疾人不便做的事情,她就帮着代劳,诸如上茶炉房打开水、去食堂买饭等,只要杨贵梅看在了眼里,就会主动搭上一把手,帮着残疾工友去做。有一位姓武的女工,患有小儿麻痹后遗症,行动极为不方便。在单位里杨贵梅帮她“跑跑腿”的同时,还把这位残疾女工穿脏了的工作衣拿回家帮着洗。杨母见后感叹道:“人不着全,她们怪可怜的。”就这样杨贵梅给武姓残疾女工洗了一年多的工作衣,后来杨贵梅在工作中不慎冲伤了手,调离了冲减车间,可她却与残疾兄弟姐妹建立起的深厚情谊长久地保留了下来。

婚礼上的“秘密”

2013年五一劳动节,是福利总厂残疾职工杨矿的女儿萍萍举行婚礼的大喜日子。婚礼上杨矿拉着女儿来到杨贵梅面前,说:“萍萍,还记得这位阿姨吗?你小时候生病,她经常抱你去医院。”“有印象,谢谢阿姨。”萍萍说着,深深地向杨贵梅鞠了一躬。

杨矿患有侏儒症,女儿萍萍小时候体弱多病,每到女儿生病,杨矿可就犯了愁。他愁怎么抱女儿上医院,那时出租车很少。此事杨贵梅知道后,便主动承担起了给杨矿女儿看病的义务。每次,她徒手抱着萍萍步行来到太钢总院,有时萍萍住院,她还要给杨矿夫妇送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杨贵梅是杨矿的什麽亲戚,他们仅仅是同事。萍萍五岁后,便很少生病。至此,杨贵梅再也没有见过杨矿的女儿萍萍,可她的善行却牢牢地铸在了杨矿两口子的记忆里,每每想起这些,这对残疾夫妇就心存感激。

“钟点工”

中秋、春节等传统佳节,福利总厂都要给退休职工发放一些福利。每到这时,杨贵梅就主动承担起了给退休残疾职工送福利的义务,她把企业的关爱一一送到残疾工友的心里。2013年中秋节,福利总厂给退休职工发了一袋大米。那些日子,杨贵梅每天下班自行车上都驮上一袋大米。一连好几天,她都没有空着车子。一天,给残疾工友谭明启送大米时,杨贵梅注意到他家里比较乱,而老谭是重度残疾,行动不便无法收拾。她当即挽起袖子就开始干活,擦玻璃、扫地、洗涮……不到4个小时,老谭家就变了样。忙完后,杨贵梅连口水也没顾上喝就匆匆走了,她还惦记着儿子——儿子乘下午6点的火车去西安出差。说好了下班后,杨贵梅要给儿子包出门的饺子,可当她回到家时,儿子已经坐上了南下的火车。

杨贵梅就是这样,帮助残疾工友往往耽误了自己的事,可她没有怨言。她常说:残疾人不容易。杨贵梅在工余时间与三、四位行动极为不便的残疾工友结为帮扶对子,几十年如一日,默默无闻帮助他们,无声无息,无怨无悔。俗话说:授人玫瑰,手留余香。杨贵梅就是那个授人玫瑰的人,她把玫瑰的芳菲飘香到了人间。(贾振华)